大吱若鱼

激情沙雕,在线暴躁。
主磕奥利奥/山花。

【澜巍、沉豆、庸瑞、海稷】我的师傅是昆仑-第二章

☞又名假如是澜澜守着沈巍守着生生世世轮回
☞逆cp预警,不过反正没有车
☞百分百纯沙雕脑洞ooc预警,全篇鬼扯
☞澜巍及衍生cp乱炖,多多益善,私设如山
第一章

——————————————

11

凶神恶煞冲出来的那条大白蛇,在看到我英明神武的师傅之后居然一愣,然后变成了一个女人。

一!个!女!人!
个!女!人!
女!人!
人!

白蛇姑娘看着我师傅,一双眼睛里那叫一个眼波流转欲说还休,像是有千言万语梗在喉头,最后终于对着我师傅盈盈一拜:“拜见昆仑君。”

12

师傅看都没看他,拽得二五八万:“东西在里面?”
“是的,多年来素贞一直守着,不敢有任何闪失。”

什么东西????素贞?
骗子!
你明明长得和雅芝姐姐一点都不像!

等等!白蛇娘娘好歹活了几千岁了,怎么会替师傅看着东西??
难道师傅他……

本吃瓜群众蹲在一边,开始暗暗观察起这个一起混吃等死了一个月的师傅。

面相是老了点,想不到真是个古董啊,啧啧。

13

“给我。”师傅保持着高冷的姿态,直接伸手。

哪知道刚刚还暗含娇羞的白蛇娘娘突然变了脸色,急急开口:“昆仑君,您乃大荒山圣执掌天地山川,怎可因千年前一场情劫和区区鬼界低贱之人迟迟逗留人间!”

师傅不耐烦地挥挥手,完全没有听她继续说下去的意思:“我就问你给不给吧?”

“您已守了他十世,帝喾如今让您断情,素贞自然不敢再偏帮您。”白蛇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师傅一声冷笑:“帝喾?他算个屁啊他?别忘了你是谁的人!”

白蛇抬头,眼里已经含了泪:“素贞怎么敢忘!可您看看您一身修为如今只剩下多少,若再在人间待下去……”

14

白蛇的话没说完,师傅已经一个神咒扔过去了。

不愧是我师傅,够简单够粗暴!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铁了心不让师傅拿到镜子,白蛇居然现出了原形拼尽全力对抗。

而师傅却好像受到了什么禁制,法力使用得极其吃力。
一时之间竟然形成了僵局。

15

本徒弟虽然不学无术多年,但也是一个有原则的好青年。师傅有难,徒弟怎能不帮!
于是我不假思索地冲了上去。

“师傅!我来了!”

下一秒,白蛇一个巴掌扇过来,本未来21世纪最牛逼的降魔师冯豆子,光荣扑街。

晕过去的一瞬间我才突然想起了小时候偷跑去祠堂玩,被那条巨型白蛇一个排山倒海排出来的光辉历史。

哎呀,失策失策。

16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师傅正悠闲地蹲在我床边上嗑瓜子。
白蛇那一巴掌扇得不轻,我虚弱地问师傅:“师傅,我还剩多久的寿命?您直接说,我挺得住。”

师傅抱着一盘子瓜子笑眯眯地坐回我床上:“放心,死不了。我与你同在。”

我颤抖着抬起手,戳戳师傅那张胡子拉碴的脸:“昆仑神君?”

师傅骄傲得抬抬头,给我展示了一下他据说非常时髦的玫瑰花刺:“嗯哼~”

“大荒山圣?”

“宾果!怎么样!激动吗グッ!(๑•̀ㅂ•́)و✧”

我默默地缩回了被子里,闭口不答。

激动。

怎么不激动?

我师傅坐拥天下名山大川,却天天在我这儿蹭吃蹭喝,能不激动吗?

17

“那,您要镜子究竟是想找谁啊?”
为了缓解一度尴尬的气氛,我问道。

师傅的眼神突然变得深邃起来。

接下来,我听到了一个万年前的故事。

上古山圣和鬼族之王逆天相恋,共历天劫。山圣舍去一根筋骨得以重归神位,鬼王却因被迫生出的三魂七魄与鬼族之躯不容而掉入轮回,一生舍一魂,一世去一魄,直至灰飞烟灭。

俗套的故事,可故事的主人公正是师傅。

“那后来呢?”

“后来他一转世我就去找他,每一世我都去烦他。”

“那你为啥现在要来拿镜子啊?”

“因为帝喾那个智障吃醋了,他娘的趁我历雷劫给我使绊子下禁制,我现在感觉不到他了。所以只能来打镜子的主意。”

“你们做神仙的真可怜,成天没事儿就历劫。”

“是吧,我也这么觉得。躺家里撸着猫呢刷得一道天雷就劈下来了。”

“那你怎么知道镜子在冯家?”

“不瞒你说,其实我算你半个祖宗。”

???

“最后一个问题。”

“说。”

“天下山川都是你的,那你和盖茨,谁更有钱??”

“现实告诉我们,旅游局卖门票并不会给我分红。”

哦……

我悻悻地嘀咕:“还是得我养。”

18

diss师傅的报应就是,我在月考中又一次刷新了历史新低的分数。

是的,你没看错,月考。

当代二十一世纪降魔师最惨的是什么?

不是要每天被扔进试炼之境或者面对惨无人道的师傅,而是不管你有多牛逼,还是得勤勤恳恳背着书包去完成九年义务教育。

我亲爹故技重施,又不经过我同意给我找了一家教。
当我跟师傅抱怨的时候,对方不屑一笑:呵呵,活该。

19

家教老师来的时候,师傅还在纠结要不要回避一下。毕竟是个凡人,看到神啊鬼啊的不太好。可是想要看我做数学题的时候CPU高速运转散热不灵的样子的执念又割舍不下。

磨蹭着磨蹭着,门铃就响了。

结果门一打开,看到家教老师的第一眼,师傅的脸色就变了。

那是我在永远死不正经的师傅脸上从没有看到过的表情。

错愕,惊喜,几乎是瞬间红了的眼眶。

还有……满腔深情。

20

“你好,我是你的新家教老师。”站在门外的人如是介绍自己,“免贵姓沈,沈巍。”

评论(4)
热度(56)

© 大吱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