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吱若鱼

激情沙雕,在线暴躁。

【执离】[半原著向]《烟火人间》之后会终有期


△  半原著向,即第一季编剧姐姐原设定。
△  设定执明成天下共主,慕容离隐居。数十年后执明禅位,二人携手,遁入山林。
△  系列单独成篇,相互有联系但无绝对顺序。身份有变,称呼及自称相应变化。

△本篇时间线:执明登上共主之位后,慕容离决定离开。

同系列系列请戳:

冬雪煨茶饮

———————————————

01

天将微明。

慕容离坐起身。初晨的微光透过层层围帐,缱绻着勾勒出满室的温柔宁静。

身后有人贴上来搂住他的腰,轻轻在他颈肩蹭了蹭:“你还是要走。”

02

“你醒了?”慕容离侧过头,语气里全然不见了往日人前的淡漠疏离,“昨夜我们不是说好了吗。”

“可……可我以为……”执明有些急,抱着慕容离的双手不自觉紧了紧,“我以为你同我做了那事,便不会走了。”

他说这话时不免想起些昨夜的旖旎光景,如今万人之上的共主在面对慕容离时,仍旧纯情地像当年的小王上。只是想想,就臊地自己红了耳朵。

慕容离听出执明的羞赧,哑然失笑,于是开口逗他:“怎么,陛下还要臣负责吗?”

“阿离当然要负责。”执明却顺着他的话正了颜色:“我这一辈子,都要阿离来负责。”

03

慕容离半晌没有开口,任由执明静静地抱着他。
再开口,却是一句“陛下如今已是天下共主,怎么还自称我呢。”

执明却不接他的话,闷闷道:“从前是这样,如今还是这样。避重就轻,就属你最拿手。”

“陛下不也一样没变吗?歪道理一套接着一套。”慕容离低垂着头,眉目柔和,“同我这样也罢了,往后在朝堂上可不能如此。”

“我才不是歪道理,我所言字字句句,皆出肺腑。”

执明近乎执拗地不肯对着阿离改口自称孤,仿佛这样就能阻止慕容离有时刻意地拉开两人间的距离。过往种种在一句话的间隙一一闪过,让执明没来由地生出一丝阔别多年的委屈。

“只是阿离自己,从来不曾把我说的话当真罢了。”

04

慕容离握住执明环抱着自己的手,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你同我说的话,我怎么会不当真。”

“那你是否还记得那是向煦台水榭边,我同你说过什么?”执明在这一瞬间,忽然像是看见了多年前的自己,那时的他尚且只是个仗着天险活在自己天地里的幼稚少年。不知道什么是战争,什么是苍生,没有真正感受过战场铁血冰冷,没有亲眼见过路边各国难民冻死饿死的累累白骨。那时的他,心里眼里,只有一个慕容离,虽然直到现在,他也没觉得那有什么不好。

他突然想要再任性一次,“只消你一句话,我安顿好一切,即刻同你一起走。”

05

慕容离却突然一顿。
他转过身,看着爱人的眼睛,正色问道:“那么陛下,你准备如何安顿好一切?”

执明没有回答。几乎是话一出口,他就已经明白,此去经年,如今他身上的责任和担子,已经容不下这份任性。

“各国分裂战乱多年,如今好不容易统一。要重新重农桑,论军功行赐封赏,统一度量文字,让苍生得以休养生息。天下初定,安顿好这一切需要做得太多,又怎么会是区区一句话的事?”

“我如何不记得你当初说要为我负尽天下,可执明,倘若你真的因爱我而负弃天下,你要我如何自处?如果那样,我宁可你不要爱我。”

“天璇万雀城一役,你亲自率兵攻城。沿途所见如何?百姓流离失所,弃子卖女,朝不保夕。那时你是如何立誓?你誓此生定为明君,要护八方安宁。”

“执明,我慕容离不是什么好人,也从不惜天下人性命。”慕容离看着执明,从他们初遇那年算起,已过去十数年光景,而当初他以为不过是图一时新鲜的小君王,居然就这样数十年如一日地爱了他这么久,“可我很高兴,因为爱我,你选择了担起责任,而非真的负尽天下。”

慕容离终于忍不住伸手抚摸上执明的侧脸。时光和战场的风沙雕刻出了他棱角分明的下颚,无数次地亲历疾苦和被迫地杀伐决断终于教会了他责任。如今他站在权力的最顶峰,眼中的仁慈与善良却不减当年。

“你不知道我有多庆幸,登上这共主之位的人,是你。”

只有你,永远不会被权力和鲜血污染。

只有你,任世事磨砺沧桑却绝学不会怨恨,而永远怀抱着爱意与暖阳。

他的执明,长大了。

06

“也罢,阿离。若你当真要走,我要你一句话。”执明垂眸听了半晌,终于不得不做出退让。

慕容离既不愿留在朝堂,他终究不想强迫他。

慕容离像是早就料到般,覆身抱住执明,在他耳边用极轻的声音说道:“我心悦你。”

执明,我是死过一次的人。于情爱之事,从前是不可放纵,而今却是再不愿错过了。

执明摩挲着慕容离后颈的长发,闭上眼睛:“如此,我便放心了。”

07

“那陛下,可否也容阿离任性一次呢?”

慕容离开口的时候,执明有些惊讶,却下意识地答道,“自然。”

“自古帝王三宫六院……”

慕容离话未说完,执明却已懂了。他近乎急切地开口表明心意,“我这一辈子,只有你。”而后不可抑制地笑起来。

慕容离那颗石头做的心,终究是被他捂热了。

08

送慕容离离开的时候,执明拉着慕容离的衣角。

“阿离,我以前偷着看民间的画本子,人们总爱在分别时讲一句,叫后会有期。阿离也同我讲一次,好不好?”

慕容离摇摇头,朝他微微一笑:“我等你回家。”

其实说不说,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总是相信,后会终有期。

09

“陛下真的就这么放慕容大人走了?”小胖看着望着慕容离策马而去的背影出神的帝王,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他一手缔造的新秩序,总该有人来完成最后一步。”

“这个人必须是孤,也只能是孤。”

10

五年后,天下海清河晏,共主禅位。

不再年轻的帝王终于卸下一身重负,无牵无挂地与爱人重逢。
“阿离,我回来了。”

你看,这世间的别离总是大同小异,我们深陷不同的责任抱负听着各种各样的道理,可只要有爱意,就总能够后会有期。


————————————

好久不见大家ψ(`∇´)ψ想念鱼头哥哥的流水账吗!
炸个尸,重点是标题
今天份的阿离话有点多哈哈哈

目录:鱼头哥哥帅气逼人の目录

评论(25)
热度(77)

© 大吱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