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吱若鱼

激情沙雕,在线暴躁。
奥利奥/山花/军烨/鼠猫。

【双leo】【展雄飞×何以琛】【现代au】小狼狗饲养全记录之副cp怎么了副cp也有感情线(上)

♂学生会副主席展雄飞和法学院研二学长何以琛那些的爱恨情仇(第二个字和第四个字划掉谢谢)

♂原梗来自江大表白墙=改编自真实事件

——————————————————————————

1.

展雄飞发现自己被挂了。

校学生会副主席展雄飞发展自己被挂了。

脾气贼好颜值能打能力一流的校学生会副主席展雄飞发现自己被挂了。

脾气贼好颜值能打能力一流的校学生会副主席展雄飞发现自己被法学院知名才子何以琛、的室友在校园论坛上挂了。

虽然发帖的人并不知道故事的主人公正是展雄飞,不过由于该贴在校园论坛里迅速火爆,火热程度仅次于八卦贴《深扒元旦晚会带走主席的男人究竟是谁》,展雄飞成功地意识到自己被挂了。

至于为什么火爆程度排第二,别问为什么,副cp不配拥有主角光环。



2.

被挂的理由很简单。

据说在一个月不黑风不高的夜晚,一位匆匆从五食堂门口走出来的男同学迎面撞上了正抱着一堆活动用的玩偶往里走的何学长。

注意,是“撞上”,不是遇见,是真的会把人撞得摔一屁股墩儿的撞上。

结果该同志不仅没有道歉,还悄咪咪对着何学长一个大男人吐槽了一句“你胸好小。”

百分百纯雄性的何学长被瞬间劈中,不可置信地看着对方慌忙离去的背影,瞪大了他的大眼睛。

目睹了全程的室友笑皱了自己软趴趴的一块腹肌,然后义愤填膺地举起手:“我帮你讨伐他!”


3.

展雄飞很冤。

展雄飞真的很冤。

展雄飞六月飘雪,展雄飞千古奇冤。

提问:撞到了暗恋了很久的人因为过于害羞所以匆忙指出“你的熊好像掉了”然后落荒而逃,事后被误会成指着一个男孩子说“你的胸太小了”的变态uncle该怎么办?

飞飞很耿直,飞飞要解释。

“首先向以琛学长道歉,撞到你是我不对。但是我真的是因为暗恋你有一段时间了撞到你太紧张一时激动所以才跑了真的抱歉抱歉抱歉<(_ _)>以及我对天发誓我真的没有说‘你的胸太小了’,当时因为以琛学长抱着的玩偶被撞到了地上所以我才说了一句‘你的熊都掉了’。最后向以琛学长致以诚挚的歉意,我是真的很喜欢你(//∇//)”

以上,来自展副主席真挚的回复。

用的是实名认证的校园网id。


4.

展雄飞和黎簇不一样。

黎簇是个什么事儿都喜欢藏着掖着,谈个恋爱死活不肯告诉别人对方长什么样儿生怕招情敌的小气鬼大混蛋,没事儿几乎从来不登录校园论坛。

而展雄飞同志,是个有点儿逼事就要昭告全世界,连吃个巧克力蛋糕吃到蓝莓果酱都委屈地恨不得要告诉所有人的厚脸皮蛇精病。理所当然的,他的校园id非常非常,非常之出名。

于是乎,展雄飞暗恋何以琛这事儿,全校都知道了。


5.

据该帖楼主,即何学长的的室友爆料,何学长对此只做出一句话评价:你看这个人二的,跟个二🍺似的。


6.

何以琛其人,脸长的跟游戏捏脸捏出来的一样,还是可以去淘宝上高价卖数据的那种。

可惜脾气不大好,又高冷又毒舌。追他的姑娘都快从湖心广场排到南大门了,人家都毫无一丝波动,脸臭得一如既往。有识之士们对此经常有所感叹:白瞎了他那张脸。

但展雄飞同志曾经有幸见过何以琛不同的一面。



7.

研究生公寓单独隔在了学校东苑,一般难得有人跑那么远过去。

展雄飞骑着共享单车东西南北各个宿管站飞着找阿姨签字,心里把黎簇那个艹蛋玩意儿问候了八百遍。

夸你媳妇儿好看还不乐意了,行叭算我嘴贱。

从东苑签完字儿出来,展雄飞悲愤地决定去食堂买上一斤新出的翻糖小蛋糕犒劳一下被无情压榨的自己。转头就看见何以琛蹲在绿化带旁边儿喂猫。

不知道是不是研究生这一片儿吃的比较多,东苑的猫出了名的脾气好,粘人又乖巧,摸得他们舒服了还会自个儿躺在地上把肚皮露给你薅。

展雄飞不是没见过何以琛。同在法学院,怎么说也遇到过这位大名鼎鼎的学长几次,只是何以琛脾气不好不爱跟人讲话,展雄飞也就没往上凑过。

偏偏今儿居然正好让他抓到何以琛一个人在公寓下边儿喂猫。一边喂一边摸,似乎还在小声跟猫咪交流,嘴角甚至还带着一丝柔软的笑意。

展雄飞觉得自己大概是被太阳晃瞎了眼,要不然为什么能在何以琛身上看到“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的神奇气场。



8.

展雄飞觉得自个儿魔怔了。

南苑离东苑估计得有十万八千里远,翻个跟头都特么到不了的远,他居然冒着被宿管阿姨抓到晚归的风险天天闲得蛋疼跑到东苑五食堂去买香蕉酥吃——就为了在何以琛夜跑的时候远远跟着他送他回宿舍。

一坚持就是仨月,虽然中间还隔了个寒假。

何以琛的生活非常规律。上课,打工做家教,回学校喂猫,参加志愿活动,夜跑。

朋友不多,老爱摆张臭脸,无视一切红粉蝴蝶。嘴巴贼毒,随便哼两句就能噎得你两天吃不下饭。没什么特别喜欢的,也没什么特别讨厌的。

展雄飞终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那天果然是他的幻觉。什么“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操操操,你为什么背着炸药包”才是何以琛的正确打开方式。



9.

但是啊,当你见过一个冷冰冰的人在阳光下柔和的笑容,当你感受过一个看上去无坚不摧的人小小的脆弱和柔软,你总是会对他产生过一点特殊的感情的。

感情一旦发酵,你就会控制不住地念着他想着他,毫无道理地思念他想见到他。

大多数人把这叫做“暗恋”。

苦恼的飞飞咨询了恋爱经验“丰富”的黎簇先生,被黎簇无情地赏了一个白眼,嘲笑道,“你这不是暗恋,你特么这是变态。”

展雄飞对天发誓自己绝对不是抖m,他只是居然控制不住地觉得——这男人竟然该死的甜美(划掉)炫酷。

咳咳,打住,都怪黎簇,中二病是会传染的绝症。



10.

“好叭,这就是暗恋。”展雄飞自我斗争了一晚上,最后还是认命地承认了,拎起抹茶小蛋糕就准备走出五食堂。

“砰!”

他居然把何以琛给撞了。

属于他们的故事,就此开始。




没谈过恋爱的小处男展雄飞不知道,喜欢上一个人,或许真的就是一瞬间的事。


就像哲学家逃离战乱边境,朝圣者踏上疮痍平原,你从时光尽头走来,脚步停留在我跟前。

那一刻,我的生命树盘根错节,缠绕成鲜活向上的茂盛枝叶。

从此,春暖花开。









我不管我就要写A!

评论(12)
热度(112)

© 大吱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