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吱若鱼

激情沙雕,在线暴躁。
奥利奥/山花/军烨/鼠猫。

【奥利奥】【炎玉】大纲灭文法之昏君妖妃梗2.0

♂伪妖妃真贤后

♂完了又三角了,自己绿自己停不下来?

♂生……生个子,注意避雷




萧炎是个昏君。


很多人都这么想。


虽然他给百姓拨赈灾款的时候无比大方,后宫到现在也没几位美人。


萧炎作为皇帝,一不暴虐二不荒淫,甚至百姓安居乐业,国泰民安,但他还是个昏君。


因为他——什么也不想管。


国事?本王每年给这帮大臣发这么多俸禄他们不干活吃闲饭吗!


美人?本王摸着良心讲真的没有好看的。


祭天?迷信主义要不得。


出兵?咱这么大地盘足够了足够了不用再出去打了。


小王上十三岁继位,整日抱着酒坛子窝在寝殿听曲子弹琴,高兴了上个朝拨拨银子,不高兴了往内侍们脸上画两只王八,一辈子顺风顺水,要什么有什么。


润玉被献给他那一年,萧炎十七岁。


自认见过无数美人的乾坤国主盯着清清冷冷的润玉笑得痴了。


“你会唱曲儿吗?”


“不会。”


“那你会弹琴吗?”


“不会。”


“唔……跳舞会吗?”


润玉还是摇头。


萧炎有些苦恼地看着润玉,又像是突然想开了什么,笑嘻嘻道:“你真好看。”


举国上下都知道,小昏君萧炎迷上了一个来路不明的祸水,为他修建寝宫,赠他金银珍宝,成日与他厮混在后宫,世人都道:祸水误国。


可小王上其实是动了真心的。


他遣散了所有唱曲儿的侍女,端端正正上了几天朝,累了就抬头偷偷瞄一眼润玉。只有在他正正经经批折子的时候,润玉才肯跟他多说两句话,甚至还能给他提一点不错的建议。


萧炎打心眼儿里欢喜润玉,所以始终不敢碰他。派人出去寻了块绝佳圣品的玉石,自己笨手笨脚地雕了块玉佩,又悄悄备了一整套婚嫁之礼的物件,才第一次敢去摸了摸润玉的手。


“这是本王……自己雕的。”萧炎献宝一样把玉佩放到润玉的手心,“早知道不该自己雕的,实在是丑了点。玉儿可别怪本王。”


润玉今天着了红色的喜服,看起来似乎比平日着白时少了点不可接近的清冷之气。他怔怔地看着对面竟露出一丝羞涩的少年,低下头道:“无妨。”


“玉儿,你不要嫌弃我备这些虚礼。”萧炎的指尖轻轻摩挲着润玉微凉的手掌,郑重道,“我越是爱你,才越怕轻薄了你。”


柔软的唇贴上来的时候,萧炎愣了一秒,然后欺身夺回了主动权。进入润玉的那一刻,他轻轻吻去了身下人动情的泪,然后在他耳边用沙哑的声音低声说,“玉儿,你要记住了。”


我不管你是谁,我不管你究竟有无所图,你都要记住了,是我让你第一次这样疼。


只有我,能让你这样疼。



但萧炎并不真正糊涂。


他知道润玉并不是个单纯被献进宫的美人,他对国事的敏感程度,与外界的书信往来,偶尔会出现在润玉寝宫的暗卫,一切不寻常的事,他都知道。一是他毕竟身为一国之主,有自己不得不考虑的顾虑,二是润玉或许并不想刻意瞒他。


可是萧炎不想问。


润玉不瞒他,是让萧炎笃定自己绝不会伤害他伤害整个乾坤,可他终究不愿意说出自己是为了什么。萧炎在等,等润玉自己告诉他一切。


萧炎始终是相信会有这样一天的,哪怕润玉一直非常抗拒怀上他的子嗣。


直到有一天,润玉打扮成他们初遇时的样子,静静地坐在寝宫里等他。


“你要走了。”


“一切都快准备好了。”


“你还是不肯告诉我。”


“王上以后可不能再随意任性了。”


“你真的想走吗?”


“往后不论天下时局如何,我保证,乾坤和你都不会受到波及。”


“本王对你来说,究竟算什么呢?”


“让我最后再送王上一件礼物吧。”


润玉从来不是在情事上主动的人,那一夜却极尽温柔缠绵。萧炎疯了一样亲吻他,进入他,可他知道,他留不住他。



三个月后,苍穹国主岩枭终于寻回了消失多时的璇玑王储容齐。


同年十一月,苍穹国主宣布将在一个月后策立齐君。








玉儿全名——润·不会唱曲·不会弹琴·不会跳舞·但会治国·玉。


评论(11)
热度(175)

© 大吱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