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吱若鱼

激情沙雕,在线暴躁。
奥利奥/山花/军烨/鼠猫。

【奥利奥】【炎玉】大纲灭文法——《欲壑难填》太子皇叔梗3.0

♂禽兽图个爽,逻辑别深究

♂即将会和小妈篇一起出个解析版

萧炎穿了软猬甲。

润玉在一瞬间绝望地几乎心死。

萧炎捏住他的手腕,夺下匕首扔至塌下。他扯开润玉杂乱的衣衫,粗暴地进入了他的身体。十六岁的少年下身凶悍地在心上人的身体里进出,双手却紧紧地抱着他因疼痛而控制不住激烈颤抖的身体。

“展雄飞是心甘情愿去死的,你知道为什么吗?”萧炎一口咬住润玉的侧胫,狠狠地留下血红的印记。“你想让萧战死,我能理解你。但你又何必亲自动手呢?到头来,居然还真有人愿意做你的替罪羊。”

“皇叔你,是真的很擅长用自己的身体去利用别人啊。”萧炎不停地在润玉身上留下深深浅浅的痕迹,下身的动作也几近残酷。

他想弄坏他。他恨他利用他,恨他心里的人居然是那个看上去最不可能的人,恨展雄飞死前那副无憾的嘴脸,恨即使如此他还是舍不得杀了他。

他只能以残酷的性爱做惩罚,罚他一辈子记得这场刻骨铭心的疼痛,罚他永远记得究竟是谁带给了他这样的疼痛。


少年噙住润玉的喉咙,一举挺进他身体的最深处:“玉儿,我以为最起码你舍不得杀我。”

我也想在你最青涩美好的时候就遇见你。

我也希望那无数个日夜里抱着满身伤痕的你回府的人是我。

我也想被你毫无保留地信任。

我也愿意为你背上弑父的恶名。

可明明是你自己设计了一切让我遇到你爱上你,明明顺着你的心意赌上一切把你救出来的人是我,明明我是想要真心实意地好好待你的,为什么到最后也是你想要亲手杀了我呢?

“我只是想跟他走,你不该、不该连这点机会都不给我。”润玉清晰地感觉少年发泄在了自己身体里,他拼尽力气开口,声音嘶哑得可怕。

“你哪里都不准去!”偏执的少年没有发现此刻自己已经与厌恶多年的老皇帝别无二致,他只是紧紧抱着怀里的爱人低哑地嘶吼,“你是我的!”


斗历634年,夜王爷因病薨逝。炎帝悲痛欲绝,罢朝七日。终身未曾立后。


【有个秘密,我一直不曾告诉过你。

我这一生,坎坷萧索。无人疼爱,无人可依。

唯有两次温暖,已足够让我回味一生。

一次,是我满身伤痕地昏迷在萧战的囚室里,他替我穿上衣裳,理好鬓角,抱着我回了府邸。

还有一次,是六年前,有个小孩明明自己怕得要命还壮着胆子偷偷溜到我面前,轻轻地擦掉了我的眼泪。

这辈子,他先有恩于我,我不能负他。

下辈子,你早一点来找我吧。

好不好?】






行叭我承认我就是无法抉择了!!!飞飞和炎炎我都想要!!!!

解析版明天来。

评论(13)
热度(132)

© 大吱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