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吱若鱼

激情沙雕,在线暴躁。
奥利奥/山花/军烨/鼠猫。

【奥利奥】【衍生AU】【黎玉】微光—下[身世狗血年下小狼狗进化全记录]

♂3066,不拆不逆,罗玉人设是云熙润玉申赫混血

♂11岁禽兽年龄差预警,狗血预警

♂时间隔得太久了我怕你们已经忘了上文惹


————————————————————————————


挺过最黑暗的那段时光,心中的天堂就会让所有心碎成为过往。——黎簇




31.


“我到底,是你的什么人啊?”黎簇被罗玉突然软下来的态度弄得没了脾气,隔了好半天才轻轻地问。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罗玉看着黎簇,小孩儿的脸上还有稚嫩的影子,神情却很落寞。


“我养父压根儿也没拿我当过他亲儿子,我爹妈自诩真爱,可我说到底也就是个意外产物。”黎簇笑着自嘲,“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说你要跟我组队。然后我就真的傻不拉几地在心里把你圈在了属于我的地盘。”


“后来你对我那么好,我就老琢磨着总算有个人愿意在心里腾点地儿给我了。我欢天喜地地想一辈子就这么跟你在一起,结果你转头又把我扔回去了。”黎簇接过罗玉手上的纱布自己捂着伤口,遮着自己眼睛里的眼泪,才继续说,“可我刚刚突然就觉得,是不是……其实我对你来说也没那么重要。”


罗玉没说话,虽然他觉得这会儿似乎该说点什么解释一下。


他知道小孩儿从小有点依赖他,但没想到他对自己抱着这样深的感情。他知道小孩儿敏感,但没想到自己做的决定会让他这么难过。他知道很多很多,想说的很多很多,没想到的也有很多很多,可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么多年了,黎簇总有办法让他吃惊到说不出一句话。


罗玉只能擦擦小孩儿的眼泪:“小傻子,哭什么呀。”




32.


黎簇出事,警察第一个联系的人是罗玉。很奇怪,也很正常——黎簇的紧急联系人从他开始用这个功能的时候起,就一直只存了罗玉的号码。


黎簇固执地认为只有罗玉有这个资格——如果有一天他死了,第一个知道的人应该是罗玉。


打架的原因也很简单,他钱包里夹了张罗玉的照片。付账的时候被旁边儿坐着的小流氓看到,对方顺口就说了句不三不四的话。


无论是跟警察还是跟罗玉,黎簇都没肯仔细坦诚他打架的理由,他觉得没有必要。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黎簇就一直在期待有一天自己可以强大到保护罗玉。


但直到今天他才发现,


他根本连自己都保护不了。


他离自己想象中的强大,还隔得太远太远。




33.


黎簇一把抱住罗玉。十六岁的少年终于忍不住号啕大哭。


小时候被关在漆黑的小房间的时候他没哭过,被男人一下一下打在身上的时候他没哭过,养父死的时候他没哭过,被亲爹亲妈找到的时候他没哭过,回去之后被那帮傻叉豪门亲戚冷嘲热讽的时候他更没哭过。


这么多年,黎簇早就已经习惯了什么事儿都自己藏在心里,一滴眼泪都掉不出来。


可是今天,黎簇终于向唯一能够卸下心防面对的人坦诚了一切感情的时候,他发现这个人的第一反应不是质疑,不是惊恐,甚至不是逃避。


他只是擦擦自己的眼泪,温柔地说了一句:“小傻子,别哭了。”


罗玉没有阻止他的痛哭,每一个孩子都可以用哭泣表达委屈和愤怒,这是黎簇迟到了太多年的权利。


“我跟他们闹别扭,是因为他们想送我去加拿大读书。可我不想走。”黎簇刚变完声的嗓子混着哭腔,声音听起来格外委屈,“你都还没跟我pk过呢。”


“去吧,去让自己变得更好。刚刚你不是说,想跟我一辈子在一起吗?。”罗玉摩挲着黎簇后颈间软软的头发,“从来都是你等我,这一次,就换我等你好不好?”




34.


黎簇直到回了B市,都一直处在兴奋至极的状态里。他捏着手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滚,猛地坐起身打了几个字,想了想又全部删掉,重新猛地躺回床上。


罗玉真的接受他了是吗,罗玉刚刚说会等他是吗,罗玉愿意跟他在一起是吗,是他理解的那个意思对吗,他放在心里好久好久了的那个人,真的要属于他了是吗?


黎簇憋了一肚子的问题想要问罗玉,却又实在不敢开口。几个小时前哭着喊出的那些胡言乱语,好像已经透支了他的所有勇气。


万一不是他想的这样呢,万一罗玉对他不是这个意思怎么办,万一罗玉只是看他今天被敲了头还哭得那么惨才可怜他……


罗玉的两条短信及时打断了黎簇越来越歪的思绪。


黎簇小心翼翼地点开。


【别胡思乱想了,快睡觉吧。好好休息。】


【我等你长大。】


黎簇的指尖轻轻碰了碰手机屏幕上发件人的名字,彻底放了心。




35.


黎簇十八岁生日的时候短暂地从加拿大回了一趟B市,罗玉买了机票去给他庆生。


萧战给黎簇搞了个生日party,请了挺多亲戚过来参加。也算是正大光明地宣布了黎簇的身份。


黎簇难得见到罗玉,自然粘着他不肯走。因为要上台致辞,才勉强离开了一小会儿。


罗玉一个人坐在台下看着他的小孩儿。已经一米八出头的男孩穿着合体的西装站在台上,周身的气质阳光又干净,耀眼夺目地几乎让人失神。


这是萧家苦寻回来的孩子萧炎,仿佛生来就享有美满与幸福。而只有罗玉知道,那个叫作黎簇的孩子,曾经是怎样在黑暗里奋力挣扎过。


他长大了。罗玉想。


“萧炎是个好孩子。”萧战捏着一只高脚酒杯,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罗玉身后,突然出声道,“对不起,我忘了你更喜欢叫他黎簇。”


“不是喜欢,习惯而已。”


罗玉仍然不喜欢跟萧战交流,即使萧战早就知道了他跟黎簇的关系,并且没有表示明确的反对。


“所以你在他太小的时候就让他习惯了你的存在,这样他也只可能喜欢上你一个人了。”萧战喝了一口酒,顿了顿,“不过你不觉得这样对他来说不太公平吗?”


“那没办法。”罗玉仍然保持着礼貌的微笑,“不过既然他遇到的人是我,习惯的人是我,那喜欢的人也是我,本来就没什么公平不公平的说法吧?”


“啧。”萧战的眼神暗了暗,“如果我当年也像你一样坚定就好了。虽然现在也不错。”


“萧先生,”罗玉放下酒杯,向萧战摇摇头,出声打断道,“事后看得开,不过是因为碰上事情的时候没来得及去勇敢。”


而这样的错误,我不会犯。




36.


黎簇花了三年时间修完了所有课程。回国的那天坚决只肯罗玉一个人来接。


黎簇头发修理得精精神神,架着副黑框眼镜,穿着深灰色大衣,搭了一双小牛皮靴。


罗玉笑眯眯地上下打量着他的小孩,默默地在心里感慨了一下当年的小萝卜头如今居然已经这么大了。


“唉?你今天怎么突然戴副眼镜?”罗玉突然想起来,随口问道。


“你没玩过鬼畜眼镜吗?”黎簇故作惊讶地看着他,然后突然凑近到罗玉面前,“电竞小王子?”


罗玉脚下一滑。


妈的这死孩子中二病是治不好了。


还有,谁会没事去玩这种游戏啊喂!!



37.


黎簇带着罗玉回了他在B市的公寓,并且把钥匙放在了他手上的时候,罗玉才知道这小孩儿刚成年一年居然已经有房了。


行吧,有钱可以为所欲为。


可是请问这位先生扔下一句“等着,我洗个澡一会儿出来跟你pk”就进了淋浴间是森么情况呀!


pk这个词的寓意太多了你想怎么跟我pk!


罗玉躺在黎簇的床上,用枕头捂着头。


悄悄地红了脸。


我是禽兽叭?


嘤。




38.


当然接下来,事情的发展就由不得罗玉控制了。


黎簇同学用实际行动回答了罗玉刚刚的小小疑问——不,你不是禽兽。


我。

才。

是。


毕竟你知不知道,我等这一天,已经太久太久了。




39.


罗玉心安理地啃着黎簇炸的小面包,光着脚倒在沙发上悠闲地看杂志。住进黎簇的公寓一周,他的年假快用完了,很快就要返回N市。不过他一点儿也不着急,反正到时候黎簇跟他一起走。


黎簇没打算那么快就回公司帮他爹。他在N市租了个工作室,准备自己先历练历练,这会儿正忙着看装修图纸。


他尽量控制着自己别分神去看罗玉抖个不停的肉肉的脚趾头,结果最后还是没忍住干咳了一声:“咳,那个……好吃嘛。”


“唔,好吃。”罗玉拈着小面包啃得欢,眼睛一目十行地浏览杂志,随口夸道,“你这些年在国外学了不少东西嘛。”


“过奖过奖。”黎簇转了转眼珠,一面回答着,一面悄悄地站起身,一下子扑到罗玉身上。


罗玉吓了一跳,差点没翻身滚到沙发下面。刚准备骂人,头一抬就被亲了个昏天地暗,“我学得可多了,你要不要一一体验一下?”




40.


“再等三年,好不好。”


“我那时候可都三十三了。”


“我不管,答应我嘛。”


“干嘛,真想好了要跟我结婚?”


“当然。”


你知不知道在多久之前,

我就已经确定是你,

认准是你了。


就像能够被赋予“救赎”意义的光,永远只有照亮黑暗的第一束,哪怕再微小,也是特别的唯一。


爱人这样浪漫的词,


值得用来形容的人同样不多也不少。


天大地大,


就你一个。






END


————————————


一点点后记:


黎簇对罗玉的爱,很偏执。我曾经不喜欢,但能理解。生命中唯一的光啊,除了爱情总还该有点别的东西,比如——信仰。这样看起来,偏执一点也没什么对吧?


另外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觉得罗玉的感情转变得很生硬。


确实,但似乎也不是。


我记得之前在评论里回复过一个小可爱“罗玉的童年参考润玉的童年”。罗玉也是生长在黑暗里的孩子,但是他最终成为了一个非常温柔的人,并且阴差阳错地拯救了和他同病相怜的黎簇。黎簇对他全然的信任和依赖,也同样让他上瘾而不自知。


所以,《微光》并不是一个谁救了谁的故事。


黎簇和罗玉,是彼此救赎的微光,不管是在爱情里,还是在他们的整个人生中。



————————————————————————————


教科书般地示范怎么在一天之内完结三个坑✌

还有sei敢说我坑多!sei!


评论(10)
热度(186)

© 大吱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