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吱若鱼

激情沙雕,在线暴躁。
奥利奥/山花/军烨/鼠猫。

【奥利奥】【炎玉】大纲灭文法——民国小妈梗3.0

♂勉强又算个后续叭

♂禽兽预警,真·禽兽捂脸

♂真·小妈文学,我都敢不走外联我怕啥



疼。

真他妈疼。

润玉从来没有真正享受xing爱,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

年轻的肉体鲁莽地在他身体里进出,毫无章法地耸动。除了疼,他什么也感觉不到。

笼子又合上了,或者从来就没有开过。润玉想。

小少爷鬼迷心窍地去吻了吻润玉湿润的睫毛:“哭什么呢,你不喜欢吗。”

他的手游移在润玉的身上,扯开半脱的素白色衣衫,着魔一样一寸一寸地抚摸过润玉的脖颈,蝴蝶骨,脊背,腰窝。常年练舞的皮肤紧致光滑,萧炎已经肖想了很久很久。

润玉觉得自己之前是对的。萧家人骨子里流的血,真是一脉相承的混蛋。



萧炎还有很多事要做。举办丧礼,清理一些人,安置一些人,依附一些人。偌大一个鱼龙混杂的北平城,他只有一群嫁出去的姐姐和一个不顶事的哥哥。整个萧府的人都仰头看着他,指望着他做些什么来维持生计,仿佛忘了几个月之前,萧炎也不过是个刚刚回家的半大孩子。

他唯一的安慰,就是每天晚上去找润玉。虽然润玉拒绝跟他说话,在床上也从来不肯叫出声。


对润玉来说,萧炎跟他爹唯一的不一样,也只是萧炎总喜欢抱着他睡觉。像抱着个娃娃,把头埋在他的胸前,睡得毫不设防——看起来几乎让人错觉他真的还只是个孩子。



小少爷偶尔也会有些留过洋的做派。

有时候他把润玉脱光了放在房里,再折腾些西洋颜料,一画就是一整天。

“你不要这样对我。”润玉的唇色苍白,传统东方人固有的羞耻感剜地他胸腔生疼,“我会很难过的。”

萧炎突然就心疼了。他随意地把笔一丢,拎起他自己的袄子走上前裹住润玉。

“放我走吧。”润玉闭上眼睛,第一次开口哀求。

“玉儿,”萧炎埋在润玉的脖颈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你让我怎么舍得啊。”



你永远也不会知道,

我为了得到你……

做了多么大逆不道的事。

又让我怎么舍得放你走呢。










小妈脑洞到此为止!下一篇大纲是太子×皇叔!

大纲=太羞耻了写不出正文系列

ps.

干森么啊!真的是大纲啊!为什么会有人觉得能有详♂细描写啊!

撞挡风玻璃上那位你下来!!这是辆假车经不起撞!!

评论(27)
热度(177)

© 大吱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