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吱若鱼

激情沙雕,在线暴躁。
奥利奥/山花/军烨/鼠猫。

【奥利奥】【衍生AU】【黎玉】微光—中下[身世狗血年下小狼狗进化全记录]

♂3066,不拆不逆,罗玉人设是云熙润玉申赫混血

♂11岁禽兽年龄差预警,狗血预警

♂身世狗血不是说说而已

————————————————————————————

这个世界曾辜负过我无数次,可我不曾憎恨过它,因为它让我遇到了你。——黎簇

21.

黎簇几乎是兴奋地跟着罗玉来了N市。转学手续和领养手续都还在办,虽然过程可能会很困难,但总归一切都好像在变好。

那时的黎簇没有想那么多。

他太开心了。

他住进了罗玉租的小独居,跟罗玉一起淘了一张小一些的床回来放在卧室里,罗玉去上班的时候就自己复习准备新的入学考试。碰上罗玉休息,他们甚至可以一起去最近的小市场买一点肉和应季蔬果,小小地吃一顿称得上色香味俱全的午餐。

他以为他黑暗的人生里有一束光能照进来已经是这辈子最幸运的事了,可居然有一天,这束光居然真的把他完全地从黑暗中拉出来了。

他顺理成章而又理所当然地和他唯一的光生活在了一起,不是短信,不是电话,不是快递,不是隔着几百公里几个小时车程才能艰难地见上的一面,是每一天,甚至可能会是一辈子。

每一天早上睁开眼,黎簇看着窗外的阳光和还在睡梦中的罗玉,都幸福地想哭。


22.

黎簇最近夜里常常膝盖痛得睡不着,清醒地睁着眼睛时,甚至可以听到关节咯吱作响的声音。

罗玉特意倒了热水,拿了两块毛巾来给他热敷。

“生长痛是指儿童的膝关节周围或小腿前侧疼痛,大多是因儿童活动量相对较大、长骨生长较快、与局部肌肉和筋腱的生长发育不协调等而导致的生理性疼痛。”罗玉蹲在地上,一边挤毛巾一边贴心地给黎簇小朋友科普医学小常识,然后“啪”一下把毛巾拍在黎簇的膝盖上,兴奋地开口,“简单来说,恭喜你小伙子,你要长大啦~”

黎簇嫌弃地看了一眼罗玉的粉色毛巾,又皱了皱眉毛:“我不是儿童。”

“哇你抓重点的能力太强了叭!”罗玉有心耍宝,腾出一只给黎簇按摩膝盖的手弹了一下他的脑袋,“别成天想那么多,有我照顾你就行了。”


23.

那时的黎簇没有开口解释。

我不想承认自己只是个孩子,是因为我想,我也可以照顾你。

哪怕当时我还没有那个能力,但总有一天,我能够做到。


24.

领养手续没有办下来。

罗玉就职的医院是省级医院,工资待遇都相对不错,经济能力审核上不是问题。坏就坏在罗玉的年纪不达标。华国的领养制度那两年正在逐渐完善,很多新出台的规定正是最严格的时候。

罗玉四处托关系找人,认识的同学老师找了一圈,得到的答案都是要再等一等。

“如果手续没有办成功,我会去哪儿?”黎簇问罗玉,他的眼睛很亮,冷静得根本不像一个小孩,“我会被送回孤儿院吗?”

罗玉想说“不”,他没办法想象这样的黎簇如果再一次被丢回孤儿院会发生什么。可是他开不了口,如果手续真的办不下来,他什么都做不了。

他只能慢慢抱住黎簇,轻轻地说:“别怕,会好起来的。”

像是在安慰怀里的孩子,也像是在安慰他自己。


25.

事情的转机发生得猝不及防。

罗玉看着对面的男人,斟酌再三还是勉强扯出一个礼貌的笑容开口道:“萧先生……”

“萧战。”男人微笑着打断他,“叫我萧战就可以。”

“唔,”罗玉微微低下头,没有直视他的眼睛,“您说黎簇是您的亲生儿子,这个……”

“亲子鉴定书罗先生已经看过了不是吗?”萧战的声音很温柔,一字一句间都是良好的修养和绅士的气度。

罗玉扯了扯嘴角,不置可否。

“黎簇的事,我很愧疚。所以今天我亲自来跟你谈。”萧战恰到好处地叹了口气,“我很感谢这么多年你和黎先生对黎簇的照顾,是我和他母亲对不起他。”

私定终生的富家小姐和豪门少爷偷尝禁果意外怀孕,生下孩子后的小姐才发现少爷已经被迫和别人结了婚,只能把孩子放在孤儿院门口。直到十二年后少爷妻子因病去世,二人旧情复燃,才终于知道了这个孩子的存在。顺着孤儿院的领养记录查下来却发现当年的领养人已在三个月前死于一场车祸,现在正在试图领养这个孩子的竟然只是一个刚刚毕业的小医生。

萧先生的故事比黎先生还要狗血,甚至称得上恶俗。

但就是这上一辈天雷滚滚的艹蛋豪门恩怨,让无辜的黎簇白白被伤害了十二年。

“不过罗先生,让黎簇跟我们回去,和去孤儿院相比,总归好太多了不是吗?”萧战始终保持着从容的气定神闲。

罗玉满脑子只剩下一句话:

演你大爷的公主小妹啊。

26.

黎簇跟着父母回了B市,临走之前没拿罗玉给他收拾好的行李,只带走了一部手机和一个小箱子。箱子里装着东门市场淘的闹钟,活动赢的陀螺,广场上新出的弹珠魔方……都是罗玉玉这些年给他买的七七八八的小东西。

“我走了。”黎簇站在车门前,平静地仿佛这样戏剧性的人生并不属于他。

“好。”罗玉觉得人生真的有够狗血。短短三个月而已,他们之间的对话已经互换了角色。

刚知道一切的那天晚上,黎簇拉着他不肯撒手。

“我不走。”他说,“谁都可以丢掉我,但你不可以。”

但他可能,还是把他的小孩弄丢了。


27.

四年后

“罗医生,有人找。”小护士难得找到机会跟罗医生搭句话,兴奋得脸红心跳。

“唉?”罗玉刚换完白大褂准备下班,打开办公室的门就迎面碰上正打算敲门的小护士。

“那边儿呢。”小护士往走廊尽头指了指。

十六岁的少年逆光站在巨大的飘窗前,愈发修长的身影被夕阳勾勒出年轻的野性。

晚上五点四十五分,太阳落山的时间。

罗玉却恍惚听到了世界重启的声音。

“嗨,好久不见。”黎簇转过身,笑着说。


28.

“回来了怎么不告诉我?”罗玉开着车,踌躇了半天才勉强开口。

黎簇撑着头靠在副驾驶的窗子上,答非所问道:“家里我的床还在吗?”

罗玉忍不住看了黎簇一眼。

“你不是一向很有办法对付我吗?”没等到罗玉的回答,黎簇无所谓地笑了笑,“别这么看着我,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罗玉觉得黎簇是在生气。他好像知道为什么,又迷迷糊糊说不太清楚。

“跟爹妈吵架了,我正好闹着回N市玩儿两天。省得他们看着我心烦。”见罗玉半天不开口,黎簇自顾自地说道。

罗玉换了车,但是没搬家,黎簇当年只睡了三个月的床也没拆。四年了,他自个儿也说不清为什么。

黎簇在那张明显小了的床上窝了一宿,第二天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罗玉看着他跟小时候一样踹得乱七八糟的被子枕头,苦笑着骂了一声:“臭小子。”

别扭个几把。


29.

罗玉没想到再一次看到黎簇还是在医院。

年轻气盛的小少年在酒吧和人干架,被人拿酒瓶子敲了头。

罗玉急匆匆冲到急诊,看到黎簇满头满脸的血,气得差点儿没跳起来:“你怎么那么能啊你?!”

没等黎簇说话,隔壁也在等着缝针的不良小青年一下子跳起来,指着罗玉就开始喊:“这不就是那小子照片上那男的吗!他们是一伙的!警察叔叔我要换医院!”


30.

处理案子的警察是医院的常客。罗玉跟他打了个招呼,把黎簇领到了隔壁清净点的护士站隔间。

“说吧,怎么回事儿。”罗玉一边帮黎簇处理伤口一边问,“长能耐了你,学会打架了?”

“他嘴里不干净。”黎簇疼得抽了一口气,想想罗玉看着,又硬生生忍下来。

“再不干净你也不能动手。”罗玉忙着清理血污,根本没把黎簇说的话当回事,只下意识地重复了一句,就接着说道,“萧先生那边打过电话了,他说了会让人来接你……”

“你又要把我送走!”黎簇突然猛的站起来。罗玉这才发现,这个当年蹲下才能平视的小孩,如今居然已经稍稍比他高了。

“我说过,谁都可以丢掉我,但你不可以。”

恍惚间,少年绝望又哀伤的脸和记忆里四年前的小孩重合,罗玉突然明白黎簇这些年不肯联系他,究竟是在气什么了。

照亮人生的光,只有把你拉出黑暗的一束。往后再多的一切,都只是多余。

“我错了嘛。”

罗玉说。

一如九年前,他们初遇的那个午后。





写到一半去吃了顿火锅就迟了23333333

评论(21)
热度(181)

© 大吱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