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吱若鱼

激情沙雕,在线暴躁。
奥利奥/山花/军烨/鼠猫。

【奥利奥】【衍生AU】【黎玉】微光—中上[身世狗血年下小狼狗进化全记录]

♂3066,不拆不逆,罗玉人设是云熙润玉混血

♂11岁禽兽年龄差预警,狗血预警

♂废话太多了,好了已经确定是上中上中下下

————————————————————————————

我从来都是黯淡的人,直到你给了我满天星光。——黎簇


11.

黎簇的养父是个很普通的中年男人。穿着廉价而又不合身的西装,随身带着根本就不需要的公文包,表情语气因为多年的底层生活而习惯性带着讨好的意味。

“黎簇!你也太不懂事了,怎么能用白水招待客人呢?”他扫了扫桌上摆着的玻璃杯,皱了皱眉,开口就是一句训斥,“去把爸爸收着的茶拿出来。”

黎簇没说话,低着头进了房间。

“黎先生,不用麻烦了。”罗玉有点儿尴尬,“我就是来了解一下家庭情况。”

男人一下子收起笑容,愁容满面地开口:“唉,这孩子是真的可怜,这么小就没了妈。”

罗玉无奈地牵起嘴角,朝房里喊了一句:“黎簇,我不喝茶,你自己在房里玩一会儿。”然后刻意向客厅门口挪了挪,掏出纸笔,“黎先生,我们这边详细说。”


12.

黎先生的故事并不稀罕。和妻子长年无子收养了一个孩子,却在几年后因为妻子的突然患病而花光了积蓄。性格暴躁经常疏于教育孩子的典型中国式父亲,养出了一个浑身竖着刺儿却敏感又傲娇的小刺猬。

稀松平常的苦难,普普通通的贫困。闻者给予这些人同情,但除了那一笔微不足道的资助金,其实并没有人能对身处黑暗中的他们感同身受。


13.

罗玉走的时候蹲下抱了抱黎簇,又忍不住捏了捏他圆圆的小脸:“电话号码留给你了,你要记得给我打电话。学习上生活上有什么问题,都要记得打电话给我啊。”

小孩儿咬着嘴唇扯着自己衣角不肯说话,别别扭扭的样子让人心疼又实在好笑,惹得罗玉摸了摸他的头。一头乱毛意料之外的软乎乎,半点感觉不出来属于一个坏脾气的臭小孩。

“嗳,我要走了唉,你都不跟我说个再见嘛?”

黎簇盯着他,终于开了口:“我还没跟你pk呢。”

罗玉数不清这是今天第几次被这只小崽子惊得一愣了,缓了一下才一下子大笑起来:“放心,总会有机会的。”


14.

N省很大。

黎簇和罗玉之间,隔了312.4公里,四个小时的车程,还有11岁的差距。

罗玉偶尔会利用买票去看看黎簇,但大部分时候也只是通通电话。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见不到面,小孩儿在电话里明显活跃得多。从一开始问十句哼一句,到后来叽叽喳喳地跟罗玉讲一些自己的学校生活。

罗玉很忙。医学院的考试太多,N大的公共活动也很多。但他总爱没事儿给黎簇寄点东西。吃的用的,活动时出去采购看到的好玩儿的,杂七杂八的都不贵,想起来就寄,就好像念着这么个小东西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黎簇也很忙。那两年小学流行减负,每个学期就剩下一个期末考。他从三年级开始给同学跑腿赚钱。两块五块地攒,两个月之后终于背着那个男人偷偷摸摸买了一部手机,装了从苏万那儿倒腾来的手机卡。

黎簇想要一部手机,出于很多原因。收罗玉的快递可以不再填老师的号码,想跟罗玉打电话可以不必再用那个男人的手机。

还可以,保存所有罗玉发的短信。

很多年之后的黎簇已经完全不用为经济担心,大牌手机出一部换一部,却始终留着这部小小的只能打电话发短信的老人机。

手机早就不能用了,短信也早就被他手抄转移到了本子上。

留着它,似乎只是为了纪念。

纪念他这辈子,第一次靠自己的努力,拉近了跟罗玉的距离。


15.

罗玉知道黎簇自己偷摸着买了部手机,估摸着手机上反正除了俄罗斯方块也没啥游戏,也就没反对。

“唉?你买的什么牌子的手机?没花太多钱吧?”罗玉顺口问了一句。

男孩的声音还带着孩子的稚嫩,他呼吸一滞,艰难地开口回答:“长虹……小志玲。”

罗玉一个没忍住又笑出了声。

代价是黎簇拒绝回复短信一整天。


16.

时间过得很快,罗玉原本以为会一直跟黎簇保持着这种兄友弟恭的模式,但生活永远不会隧人心意。

五年医学院读完,罗玉在最后一年忙得天昏地暗。实习,论文,答辩,考就职医院,乱七八糟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大半个月没太顾得上和黎簇联系。

接到黎簇电话的时候,罗玉正忙着和实习老师确认值班表。

“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呀?”罗玉偏着头用肩膀夹着手机,一手拿着表一手拿着笔签字。他特意调了下个月的班,拼出了一个两天半的小假期,打算去陪着黎簇期末考试,“正好,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

电话那头的黎簇却没有答话,颤抖的呼吸声模糊地传过来。

“怎么了?”罗玉的心一沉,向老师打了个手势,快速走向楼梯间,“黎簇,你别怕,慢慢说。告诉我出什么事了?”


17.

黎簇的喘息声越来越急促,两分钟后,黎簇听到自己颤抖的声音:“他死了。”

而他甚至不知道,这份颤抖究竟是因为兴奋还是痛苦。


18.

罗玉是乘当天最近的一班车到的。他疯了一样地请假,买票,一直到坐在了车上都毫无真实感。

这个给黎簇带来了无数痛苦但又给了他一个家的男人,就这样不明不白死在一场车祸里。

而黎簇,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此刻一个人待在警察局。身前身后,空无一人。

他会不会很怕?会不会哭?警方会怎么安排这个孩子?孤儿院会不会重新介入?以后该怎么办?

以后,怎么办呢?

罗玉脑子里飞快地闪过无数的问题,纠纠缠缠地在脑子里乱成一团浆糊。

到最后却只剩下了一句话。

黎簇,别怕,我来了。


19.

罗玉出了车站打了个车,下车之后一路狂奔进了警局。

推开门,黎簇就站在门后看着他。就好像一直站在那里等着他出现,已经等了很久很久。罗玉一把抱住他。

快要上初一的男孩终于开始抽高,勉强已经够到了罗玉的下巴,不再是当年需要蹲下来才能平视的小团子。

黎簇被罗玉按在怀里,半天没有反应。

“别怕,黎簇,别怕。”

黎簇听着头顶不断安慰着自己的声音,心里紧绷的弦终于松了下来。

他伸手抱紧罗玉的腰,像是抓住了最后一丝希望。

我不怕。

你来了,我就不怕了。


20.

“我一直在等你。”小孩把头闷在罗玉怀里,声音有些嘶哑。

“我知道。”罗玉觉得脑子里有什么东西“轰”地响了一声,下意识地开口说,“要不,你以后跟着我吧。”

“好。”




我是禽兽π_π



评论(21)
热度(155)

© 大吱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