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吱若鱼

激情沙雕,在线暴躁。
奥利奥/山花/军烨/鼠猫。

【奥利奥】【衍生AU】【黎玉】微光—上[身世狗血年下小狼狗进化全记录]

♂3066,不拆不逆,罗玉人设是云熙润玉申赫混血

♂11岁禽兽年龄差预警,狗血预警,禽兽预警

♂废话很多,可能是上下,也可能是上中下,还可能是上中上中下下

————————————————————————————

心上有裂痕,才能有光照进来。——黎簇


1.

罗玉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盯着天花板上极简风的黑色灯具开始思考,为什么会有黑色的灯啊?黎簇的审美真是一如既往地诡异。

身旁的人在睡梦中不安地动了动,搂着他的手无意识地又紧了紧。

罗玉叹了口气,翻身拥住自家小孩儿。

十年了,事情到底是怎么一步一步发展成这样的啊?


2.

罗玉和黎簇相遇的契机,是罗玉实在混不到那一年的第二课堂学分了。

罗玉是N大医学院的学生,没事儿除了待在实验室,就是自己宅在宿舍啃书打游戏。整个学年稀里糊涂就过去了,大一结业考核之前小半个月才突然想起来志愿学时这种丧病玩意儿。

心不甘情不愿地跟着社团部长报了个因为费事儿所以没啥人乐意去的志愿回访活动,具体内容是实地考察受社团资助的特困生儿童。

受资助的小学在N省边境地区,远是真TM远。以至于罗玉四点二十从被窝里爬起来赶车的时候,一度想穿越回去薅死错过了那么多正常志愿活动的自己。


3.

资助活动已经开了十年,是个什么流程社团和学校都门儿清。大巴开到学校的时候校方已经把孩子们集合在了操场上。一群小崽子排着七扭八拗的队,偷偷摸摸地瞟着车上下来的一帮大学生。

罗玉背着他基本啥也没装的包,闷头跟在人群的最后。倒不是怕跟孩子打交道,他甚至很擅长跟小朋友对话,只是单纯不想被抓到前头去听来接待的学校主任喷唾沫星子。

游戏环节,负责人说得一个孩子跟一个志愿者一对一组队。罗玉不费劲儿就跟一个笑起来有点腼腆的小男孩儿组好了队,领着他过去排队的时候经过了操场边上的足球框。

然后,他看见了当时紧紧扒在足球框上死活不肯放开的小黎簇。


4.

“怎么了这是?”罗玉问正在试图跟小孩儿沟通的社团部长。

“不乐意参加游戏啊。”部长看到罗玉,仿佛终于看到了救星,几乎感动地想迎上去,他是真的没办法对付这种犟脾气的小孩。

罗玉看看扒着门框不肯开口一看就很难对付的小刺头儿,又看看自己正牵着的乖巧小绵羊,终于还是忍痛蹲下身摸摸小绵羊的头,指了指旁边正目光殷切地注视着他们的部长:“乖,让这个哥哥带你去玩好吗?”


5.

部长大人领走了乖巧点头的小男孩,罗玉也不站起来,转过身盯着还扒在球门框上的小倔驴看,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打定主意不想理这人的小孩儿猛地转过头,瞪了罗玉一眼。

“哈哈哈哈哈对不起呀,”罗玉捂了捂自己的嘴,笑弯了眼睛,“我只是觉得你一个小孩子脸上露出这么苦大仇深的表情有点可爱。”

长大后的黎簇曾经在很多地方吐槽过罗玉那些奇怪的萌点,说是吐槽,却对那一条一条无伤大雅的小小怪癖如数家珍。但此时的叛逆小崽子乍一听到“可爱”这个词,立刻就炸了毛。

“我不是小孩子,也不可爱。”

罗玉看着小孩儿顶着一张汤圆精一样圆圆的脸,一本正经地说出这句话,一下子更乐了。

黎簇扭过头,完全不想理他了。


6.

“我错了嘛,”罗玉换了个姿势,干脆坐在了操场的假草坪上,扯了扯小孩儿的衣角,第十一次向脾气很大的小小先生致以诚挚的歉意,“我保证不会再笑你了嘛。”

见小孩儿不理自己,罗玉也不急,闲闲地戳着假草坪上的小石子,随口找话说。

“你都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呢。”

“为什么不愿意去玩啊?”

“我来之前看了一下他们准备的游戏其实还蛮好玩的唉。”

“你要不要和我组个队嘛。”

罗玉的声音软软的,讲话还总爱拖拖拉拉地带毫无作用的语气词,像是不用力气地一下一下挠着黎簇的耳朵。小先生别别扭扭地开口,装出了满满的嫌弃:“你别白费力气了,我不会去玩游戏的。”

“不玩也没关系啊,我们坐这里聊聊天好了。”罗玉头都没抬,意料之中地挑挑眉毛,继续锲而不舍地戳草坪。

“黎簇。”小孩儿悄悄捏了捏手,轻轻地开口道。


7.

“唉?”罗玉愣了一下,像是对这句突然的话表示了短暂的惊奇,然后又一下子放松下来,“是你的名字吗?很好听呀。”

黎簇紧紧捏着的手终于松开了一点。上午十点钟的阳光浅浅地镀在罗玉身上,通身的气质在那个瞬间柔软地近乎不可思议。

黎簇鬼使神差地开口:“你真的想跟我组队吗?”


8.

游戏环节结束,罗玉他们还要跑家访。小镇不大,孩子们几乎都住在学校不远的地方,最远的也不过走上二十多分钟就到了。

罗玉心情很好地牵住黎簇的手,跟着他在小镇的巷子里七拐八拐。黎簇对那只被牵住的手别扭了一路,到底还是没舍得挣脱开。

黎簇的家不大,但是也不像罗玉想象的那么贫困。到处收拾得整齐干净,该有的基本也都齐全。只是家里根本就没有人。

“收拾得很干净啊,你妈妈收拾的吗?”罗玉有点不好意思直接进门,在门口犹豫要不要换鞋。

“我自己收拾的。”黎簇回答着,自己换了拖鞋进门,“你直接进来吧,家里没有给客人的拖鞋。”

其实是有的。但都是那个人带回来的乱七八糟的朋友穿过的,黎簇莫名地不希望罗玉碰到这些东西。

“我没有妈妈,”黎簇从厨房抱了一只茶杯出来,去饮水机那儿给罗玉接水语气平静地陈述,“我养父在工作,这个时候不会回来。”


9.

罗玉在听到第一句时有点后悔没有提前去看看黎簇的助学资料,刚想开口安慰,却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

七岁的小男孩,熟练地招待着客人,冷漠地称呼自己法律上的父亲、生活中唯一的亲人为养父,对周遭一切陌生的人和事抱有最大的敌意,小心又别扭地去触碰别人伸出的手。早熟地可怕,却也无可奈何。

罗玉接过黎簇递过来的杯子,恍惚间觉得看见了很多年前的自己。

他尴尬地转转头,看到沙发上属于男孩子的游戏机。很老的款式,但是没什么磨损,看得出来平常很爱护。

“你的?”罗玉一把捞起游戏机,问道。

“当然。”黎簇抬抬小下巴,“我最近还从同学那里赢了两张新的游戏卡。”到底是小孩子,提起游戏语气里的小小得意怎么都藏不住。

“小伙子,你玩游戏厉不厉害?”罗玉存心逗他,朝他扬了扬手里的机器,“要不要pk一下?”

黎簇还没来得及应战,门锁突然响了一下,开了。

罗玉顺着声音望过去,一个中年男人推开门走进来。看到罗玉,他先是一愣,然后堆起一脸笑容:“已经来了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回来晚了!”


10.

不知道为什么,罗玉觉得黎簇身上刚刚鲜活起来的张牙舞爪的气息,在一瞬间僵硬了。




激情日更快速完结(大概)?

评论(18)
热度(199)

© 大吱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