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吱若鱼

激情沙雕,在线暴躁。
主磕奥利奥/山花。

【执离】[原著向]《烟火人间》之冬雪煨茶饮

注:原著向,即第一季编剧姐姐原设定。有二改。

执明成天下共主,慕容离隐居。

数十年后执明假死脱逃,二人携手,遁入山林。

——————————

临近年关,初雪纷纷扬扬来了。山里不比外头,湿冷倏忽窜开,细碎的白眨眼间铺天盖地。

执明掀开帘子,披着一身寒气进来。屋里炭火备得足,暖和得很。

小胖上前接过他的裘衣,递上一块浸了热水的方巾。

执明随意揩了两下手,又擦了擦自己冻得有些僵硬的脸:“阿离还睡着?”

“睡着呢,您动静可别这么大。”小胖挂好衣服,压低了声音回道。

“你倒是学着我没规矩惯了的,如今竟管起我来了。”执明开口取笑,复把手里抱着的瓶子扔给小胖,“一会儿把炉子架上,收着的松实梅英佛手,也尽拿出来。”

小胖应了声,知这祖宗早上拉了方夜出去,又是去收了一罐雪水:“您如今和公子真是像极了,倒愈发是个文气的地道瑶光人了。”

“那可不,我与阿离异体同心,像些也是理所应当。”执明颇有些得意,突然又回过味儿来,“好你个小胖,变着法儿损我呢?还不许我风雅一回了?”

小胖抱着瓶子溜得飞快:“这可是您自个儿说的!”

执明怕吵着里间儿的慕容离,压低了声音喊道:“你倒是慢点儿!方夜一棵棵树爬着收的雪容易吗!”



慕容离出来的时候,身上披着新的狐皮袄子。

十数年前在天权宫,执明便爱叫人给他裁衣裳。最好的绸缎,最好的绣娘,生怕亏待了他。这几年在外头,骄奢的性子改了不少,却仍怕这山里冷,几日前特地去拜访了山下有名的猎户,换了张最好的赤狐皮回来,又去山下裁缝店里给他改了袄子。

他这两年身子不大好,大约是前几年四处奔波留下的病根。梦魇也总是反反复复地不见好,难得能睡得安稳,多是昏昏沉沉地便熬到了天明。

执明心疼他,每每见他睡了,总不愿意惊醒他。

“王上在煮茶?”慕容离还是叫他王上,有些习惯,总是不想改也改不掉的。

盖碗里的茶叶已经舀好,掐金的红木勺子安静地伏在案上,水气携着茶香袅袅氲了一室。

“阿离醒了?”执明手下动作一停,“快来尝尝,看看我的手艺长进没有。”

慕容离接过青瓷杯,闻出茶香层层分明:“七浸七泡?”复又低头品茗一口,“新雪之水,你早上出去了?”

执明嘿嘿一笑:“梅上三分雪,七浸七泡,可还入得阿离的眼?”

慕容离被执明逗得浅笑,开口却问:“又折腾方夜了?”

执明有些心虚:“谁让庚辰老取笑我,否则我才不只带方夜玩儿呢!”

“中秋折桂煮酒,炸了一壶百英玉露的是谁?他笑你也是应当的。”慕容离笑意更甚,“他已出发了?”

“是,按他的脚程,这会儿怕是已经见到莫澜了。”执明说到这个,突然闷闷不乐起来。

“郡候来与我们一齐过元日,你不欢喜?”慕容离心下了然,故意问道。

“我才不高兴同他们一道过年呢。这天下乱七八糟的一干事,我早就是不管了的,偏就他总还来打搅你我。”执明忿忿地将沫饽浇入釜中,“阿离还未曾说这茶合不合心意呢。”

“你泡的,自然合我心意。”慕容离说完,却见执明呆愣地看着他,“怎么了?”

执明摆摆手:“无事。”顿了一下又说道,“只是觉得,这话不像阿离说出来的。”

慕容离放下茶盏,起身坐至执明身边。

这话,确不是他说的。


数十年前,他初入天权王宫。彼时还是天权王的执明封他做了兰台令,赐他最好的向煦台。一腔真心小心翼翼又笨拙地捧给他。他替他烹了一次茶,少年君王不懂品茶,只兀自盯着他,满眼的温柔溢散在每一缕蒸腾的水气中。

那时他说:“阿离泡的茶,怎么都好喝。”

慕容离知道,从那一刻开始,他的世界,起死回生。


“执明。”慕容离闭上眼睛,放任自己靠在了执明的肩膀上。他甚少露出这样疲累软弱的姿态,却每一次都抑制不住地在他面前溃不成军。

执明轻轻亲吻慕容离的眉睫,一如两年前他初寻到慕容离时那样 :“我在。”

别怕,阿离。

别怕,这一切都是真的。

别怕,我在。

窗外,雪兀自落着。

在与世隔绝的山谷间,安静得汹涌。

————————

照例没情节,流水账摸鱼。

2018初雪来临,大家玩雪快乐~

带目录:鱼头哥哥帅气逼人的目录

评论(24)
热度(169)

© 大吱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