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吱若鱼

激情沙雕,在线暴躁。

【执离仲孟】《酆都秘史》之一「凤歌」章一


阎王明×判官离

————————

世有神鸟,名曰凤凰。
据古人记载,其“麟前鹿后,蛇头鱼尾,龙文龟背,燕颌鸡喙,五色备举。出于东方君子之国,翱翔四海之外。且非晨露不饮,非嫩竹不食,非千年梧桐不栖。鸣如箫笙,音如钟鼓。”



《凤歌卷》

第一回

——若然南声故,清梦又几何?

钧天年间,地东南一隅有一小镇,原唤作凤歌。因凤字犯了皇家忌讳,故隐去其而改称九歌。九者,凤也,仍是取了凤字的兆头。
九歌城未见多大,却也极尽富贵风流。原是因着城内商户颇多,各家所做生意又繁杂之极,各行各业皆有涉猎,怨不得日进斗金,便得了“富贵”二字。其次恐是真遂了这九歌之名,城内美人辈出,虽绝不能称个个国色天香,却总也有个一二分风韵。所谓地灵人杰,约莫便是如此。

九歌城内有座古庙,唤作凤凰庙。庙内不见供佛,却是铸了凤凰金身供人参拜。旅人来此多有不解,殊不知这庙被九歌人氏视作兴旺之源,宝贝得紧。
相传这九歌先人旧时曾为凤凰仙所救,发迹后便建此庙以还恩情,并许以世代子孙香火不息求得凤凰仙庇佑。至此九歌城虽地小而能人辈出,百年后竟成了钧天商业重镇。

闲话扯远,言归正传。

话说这凤凰庙旁有个十里街,街内有个弄清巷。巷内有一府邸,红墙青檐,碧瓦飞甍,正门牌匾上用鎏金滚了硕大的“仲府”二字,端的是一副富贵做派。
这仲府的主人名唤仲延,是九歌城数一数二的商户大家。其妻姓氏不详,只道闺名唤作奺儿,小字又几。这奺儿出身官宦世家,性子是极尽温婉娴静,与仲延也是郎才女貌,早已成了九歌城一段佳话。

是日,仲延外出,奺儿正在家中处理杂事,忽闻下人来报,说府外有一男子自称是奺儿之弟,如今出门远游,适才到了九歌,便想着来看看长姊。
奺儿停下手中事物,问:“他可曾报了名氏?”
那下人连忙答道:“有的有的,姓孟,名唤章。”
奺儿微怔,这九歌城人人都道自己出身极好,却无甚人知晓自己究竟出自何家,更不可能晓得自己弟弟的名唤,莫不真是自家弟弟?于是连忙遣了下人去请,满心欢喜。

过了约莫三分香时候,外堂进来一个身着绿衣的少年,眉眼间与奺儿有四五分相似,确是贵气十足,一看便是上上等人,只可惜略带了两分病态。随后又两个年轻人进来,一个身着玄衣,略高大些,一双眸子忒的清亮多情,另一个着了红衣,长发拢了一半,用上好的白玉冠束着,眉目如画。

“长姊。”那绿衣少年一进堂便低声唤道,声音却带着久病之人的虚弱。

奺儿嫁至九歌多年,却从未曾回过一次娘家,如今见到旧时最宠着的弟弟,竟半晌无话,良久才哽咽着应道:“哎!”应罢连忙拉着孟章坐下,吩咐了下人去泡他最爱的大红袍。
“长姊果然还念着弟弟,这数年过去,竟还记得弟弟爱喝什么。”孟章双眼微眯,一笑间才有了半分他这个年岁该有的稚气。

奺儿闻言不禁轻笑出声,随即带着满满的宠溺开口:“你呀~”
又问道,“你素来身子不好,怎的这次跑出来这么远?”
“原是出来寻人的。”孟章答道,又叹了口气说,“况且男儿本该志在四方,弟弟虽宿疾难愈,到底也是想趁此机会出来云游一番的。”

与孟章一趟进来的两个年轻人也不说话,只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这对分别多年的姐弟。
奺儿又与孟章絮絮叨叨了些过往琐事,情动间又免不了泪湿巾帕。待其拭干泪水,方才注意到弟弟身后二人,心中思及二人随孟章而进,必是弟弟友人,登时开始懊恼起自己竟因见到弟弟一时高兴而如此不知礼数,将客人晾在一边。于是忙加了座斟了茶。待二人坐下后复又问道:“不知二位小兄弟名唤是何?又是何方人氏?”

那红衣少年波澜不惊,微抿了口茶,缓缓道:“在下复姓慕容,单名一个离字。丰城人氏。”

玄衣者亦点点头:“在下执明,与阿离乃同方人氏。”

“哦?我竟不知钧天还有丰城这一省地呢。”奺儿疑道。

慕容离抬眼看了看奺儿,一双眸子似在瞬间泛起寒冰点点,随即又在刹那烟消云散,只噙着一抹淡淡的微笑答道:“无名小县罢了,毋须在意。”

奺儿心下略略奇着这慕容离的态度,却也知晓对方明显已不想多说,于是便截了话头,道“二位公子想也累了,不若先在寒舍沐浴一番,洗了身上尘土才好。”又见二人颔首,便唤了两个丫鬟前来,吩咐道: “去备着热水,再去西厢收拾三间房间来。”

待丫鬟下去,奺儿又转向三人,问道“待二位公子沐浴完毕,便暂住些时日如何?”却见那执明面露难色,以为他有事在身不便多做停留,便道:“我与舍弟经年未见,太过高兴才会盼着你们住下。到底妇人之见做不得数的,公子若有事在身,奺儿也定不会强求。”

“咳”执明尴尬地咳了一声,又摸了摸鼻子,道:“夫人与孟兄姐弟情深,在下外人一个自然无由说甚,只是……”他未曾再往下说,只转头看了看身侧的慕容离,见他只转过脸不看自己,踌躇半天才开口道,“只是…在下与阿离同间客舍便足矣。”

奺儿道他是怎的,原竟是这个原因,不禁掩面轻笑,道:“这有何难,执公子放心住下才是。”

又上来几个下人各领了三人前去沐浴,等沐浴完毕换了身衣服,已是夜幕时分。

TBC

——————————

和《地府》不是一个系列不是一个系列不是一个系列!

最近精神疲困得厉害,手速慢得过分。

难得正经写一次故事,算是在开《山河一诺》前练练笔。

可能……不会经常更这篇?(*°∀°)

评论(22)
热度(78)

© 大吱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