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吱若鱼

激情沙雕,在线暴躁。
奥利奥/山花/军烨/鼠猫。

【执离衍生】【堂仙】三次下山和一次共度终身(中)

11

许小乙回到山上又待了两年。

照旧给师傅养的羽琼花浇水,给金钱龟喂食。
大师兄和嫂子偶尔会回来,师傅师公仍然经常一个出去搞事一个在家守着。

一切都没有变。

除了偶尔,他会想起那个会做海南鸡的小卤蛋。

给的糖葫芦。



12

最近一次大师兄回来时,给师傅带回来一个不怎么好的消息。

山下出现了一只黑鱼精,兴风作浪,无恶不作,为祸一方,山下百姓苦不堪言。

“师傅,我们是不是秋名山正义的化身?!”大师兄问得义正言辞。
“是!”师傅回答得铿锵有力。
“我们的目标是不是没有蛀……呸,没有妖精?!”
“是!”
“我们是不是该以降妖除魔匡扶正义为己任?!”
“是!”
“所以……”
“所以!小乙你去吧!”

许小乙手里的番瓜啪嗒掉到地上。

嘎?



13

“为什么大师兄不去?”

肖尘耸耸肩:“我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程序猿,这个时代容不下我。”

许小乙继续垂死挣扎:“那为啥不是嫂子去!”

肖尘冷笑:“我怕他热血上头把那只鱼精给炖了。”

呸,都是借口!

嫂子多厉害呀,还会变身鸡爪子。

你就是吃醋,不想看见鸡爪子变成小姐姐。

辣鸡。



14

小剑客第二次下山,是奉了师傅的命令去匡扶正义。

历经千辛万苦,小剑客终于找到了传说中的鱼精……和不知道为啥也出现在这里的卤蛋先生。



15

张敬堂左手拎着鱼尾,右手掐着鱼头:“辣鸡鱼精!脏我洗菜水,抢我回头客!毁我大生意,败我数钱乐!”

黑鱼精哭得稀里哗啦:“好汉饶命!我只是出来给家里的小花解杰找个生日礼物!”

张敬堂愤怒之中一转头,瞥见了不远处目瞪狗带的许小乙。

这个小崽子……长大了。

“好久不见呀,小剑客。”张敬堂露出招牌微笑。


16

在得到黑鱼精绝不再出来作妖的保证后,张敬堂终于松了手。
小妖精一瞬间没了踪影,跑得贼快。

张敬堂抬手在许小乙眼前晃晃:“回神!”
许小乙一个激灵:“你你你你你你!!!”
“我我我我我!我怎么了?”张敬堂觉得好笑。
“你有点厉害,嘿嘿。”小剑客由衷地夸奖。

猝不及防的小厨子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哎呀,我们说点别的。”

“比如……你想我了没?”



17

正直的小乙同学从不撒谎:“不想。”

张敬堂闭着眼睛神神叨叨:“撒谎的小孩没有人喜欢哦~”

“骗人!师傅天天撒谎!”

“所以活该你师公老是把他扔在山上自己出去搞事嘛。”

好像有点道理哦。许小乙不说话了。

“罚你亲亲我。”张敬堂指指自己的脸,一本正经地开口。



18

“不亲。”小剑客虽然没下过山,不通人情世故,可是傲娇是长在骨头里的。

“那你喜欢我吗?”张敬堂看着许小乙,“不准撒谎哦~”

许小乙涨红了脸,还是不说话。

不说话就不算撒谎!<(`^´)>



19

张敬堂从没有想过,在他千百年的人生(划掉)妖生中,会遇到这样一个人。
只一眼,就乱了终身。
想要满足他的所有要求,总是忍不住耍坏逗弄他。喜欢看他呆呆愣愣的小模样,喜欢看他脸上许许多多稀奇古怪的小表情。

心甘情愿地等他长大。

你看,这世界上总是有这样可爱的人呐。
只要靠近他一次,就再舍不得分开了。

张敬堂揽住许小乙的腰, 带着他飞起来。

“走呀,我带你去玩。”

我知道答案了。



20

“你一个凡人怎么会飞!”小剑客还没来得及害羞,就被抱着飞起来了。

好过分啊!!我都不会飞!!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凡人了?”张敬堂心情很好,“我是妖精。”

许小乙震惊地扯着张敬堂的衣角,下意识地开口问道:“那……那你是什么妖精?”

张敬堂甩甩辫子,露出邪魅狂拽的微笑。

“我是……勺子精。”



————————

@sakuraam

明天发下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13)
热度(59)

© 大吱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