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吱若鱼

激情沙雕,在线暴躁。

【执离】[娱乐圈au]小池依旧(中)

11

第一场戏艰难地过去。晚上大家准备出去聚餐。

给祝戟卸妆的化妆师姐姐揉揉有些沮丧的小朋友:“没关系的,继续加油。”
“嗯!”祝戟对这意料之外的关心愣了一下,笑得有些羞涩。

化妆姐姐一边给祝戟清理头上的发蜡,一边笑呵呵地开口:“你别说,你笑起来的样子还真像是慕容的弟弟。咱执导这角儿呀,没选错。”



12

慕容黎没有参加聚餐。

他一向不喜欢这种热闹的场合,执明确认了慕容黎不是身体不适之后,也没有多说什么。

聚餐的时候,组里一群大老粗逮着小新人猛灌。执明拍着桌子怼人才把祝戟从虎口救出,一把提溜到外头醒酒。


13

祝戟的酒量不是很好,灌了这么些有点昏昏沉沉的。执明跟他一起蹲在日料店的后巷,叼着根烟全无形象。
沉默了很久,祝戟才稍稍清醒了些。他不是很习惯跟不熟悉的人单独呆在一起,尴尬的氛围烧得他脸红。

“那个......今天下午的事情,抱歉啊执导,我会继续努力的。”磨蹭了半天,祝戟还是开了口。因为他一个人耽误全剧组的工作进度,于他而言实在是非常愧疚。

执明刚刚一直在盯着巷子的尽头发呆。听到祝戟的话又抽了一口烟,然后转过头笑了笑:“我以为你今晚都不会说话了。”

祝戟有点懵,下意识的“啊?”了一声。

执明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忍俊不禁地开口:“他当年也是这样。”

祝戟的脑海里莫名闪现出化妆姐姐下午说的话,小心翼翼地开口问:“您是说......慕容前辈?”


14

执明愣了一下,敛了笑意。还没来得及回答,祝戟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来电铃声是《残酷月光》,醇厚的男声混合着手机录音才会有的嘈杂电流声,不像是原唱。

祝戟朝执明抱歉地笑笑,走得远了些接电话。

“好的嘛,知道不能喝太多。”
“好啰嗦啊你这只小辣鸡!”
“我全世界最厉害的好吧??”

祝戟的声音鲜活又可爱,和平日里见到的他完全不同。逼得那些执明封存在记忆深处的零碎画面突然在脑海中炸开。

当年的慕容黎,也是这样。
一个人安安静静的不说话,明明身处物欲横流的人世中央却清冷孤傲得不似凡人。喝了酒倒头就睡,半点都不会吵闹。遇到越过底线的事情会竖起全身的刺保护自己。对着他的时候却常流露出很多别人难以察觉的小表情和小情绪。

只是现在,他已经不再有资格看到那样的慕容黎了。


15

祝戟回来的时候,执明已经站起了身,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我先回去,你再缓会儿。” 执明往店内走去,经过祝戟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好珍惜他。”

被猜中了心事的少年腾地红了脸,莫名觉得刚刚执导脸上的那个表情在哪里见过。



16

祝戟的微博被攻陷了。

起因是前几天开机时公司帮他发了一些他和剧组工作人员的合照,其中有一张是他和执明慕容黎单独拍的。两个男主角并肩站在一起,导演先生露了张脸。

他的粉丝不是很多,炸了一段时间主子终于接到饼了就消停得差不多了。哪想到过了几天,他的微博忽然就被很多人攻陷了。评论转发里基本是清一色的痛哭流涕和啊啊啊啊啊尖叫。

“活久见啊啊啊啊啊我就知道我大执离谁都拆不了!!”
“天哪有生之年居然还能看到执离再次合作!!!”
“怎么办好想哭真的没想到执离还能合体嘤嘤嘤!!”
“天权子民拜见王上王后!”
“十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祝戟抱着手机蹲在片场,看看手机转发里那些据说是执离曾经的合照,又抬头瞟瞟各自在场地两边准备,全程毫无交流的慕容黎和执明,有点不可置信。



17

手机屏幕里的那些照片看上去年代久远,拍摄时间起码接近十年前了。那么多张照片,几乎张张看不见执明的正脸。他似乎永远在侧头望着身边的慕容黎,眼神温柔深沉地让人怀疑随时会沉溺其中。

执导的眼睛很漂亮,但是总是带着难掩的疲惫。慕容先生那张脸是一等一的好看,但除了演戏的时候很少有什么表情。祝戟从没想过,当年眸子清清亮亮眼里只有一个人的执明,和青涩却偶尔会流露出可爱的小表情的慕容黎会是那样的带着致命的吸引力。



18


他们当年大概是合作过一部戏。清清冷冷就撑起了一身红衣妖冶的亡国王子和赤子之心通透非常的玄衣帝王,在华丽的宫殿里,在开阔的高台上,在气势恢宏的城墙下,在雅致精巧的水榭边,相知相恋,爱得荡气回肠。

祝戟偷偷去B站看了粉丝安利的剪辑。当年两个人的演技还不像现在这么纯熟,很多地方都处理得生涩,剧组的布景也不像现在,动辄就是上千号群演的大场面。

可是很奇怪的,他们俩之间似乎有一种莫名的气场,让人觉得只要他们俩站在一起就足够了。

祝戟回忆起那天昏暗的路灯下,执明带着无限落寞的那句“他当年也是这样。”

好像隐约明白了几分那种心情。



19

临近杀青的时候,恰逢七夕。七夕佳节,执明晚上给剧组放了假,任由他们三五成群或者两两相对的出去乱晃。唯一的要求是喝酒可以,但明早准时开工。
执明的好友仲堃仪和孟章来剧组探班。他们当年是风里雨里互相扶持一路拼过来的兄弟,感情自然是没得说。

因为是仲堃仪和孟章相邀,慕容黎也不曾拒绝他一起吃个饭的提议。四个人一个包厢,选的还是当年那家熟悉的火锅店。
他们四个当年一起拍戏的时候,只要逮着夜戏排得不满的晚上,总是要出来喝一顿的。不多,就一杯,呡两口过个干瘾。剩下的全砸在火锅上,汤底儿一定得是变态级的辣。慕容黎最能吃辣,面不改色地就能干完整锅飘着红辣椒沫的肉。执明不行,偏偏他又不爱在慕容黎面前丢了份儿,硬着头皮往嘴里塞,被辣得满脸通红嗷嗷叫唤着要水是常有的事。

“我们几个,大夏天吃火锅这臭毛病怎么也改不掉了是吧。”仲堃仪一边倒酒一边吐槽,特意给孟章少倒了点,这是他一贯的把戏。

仲堃仪和孟章年前儿领了证,满世界地瞎跑,对外声称是度蜜月,结果息影小半年了愣是一部戏没接过。

执明一杯酒砸在仲堃仪面前,勒令他俩明儿必须来《浮尘》里客个串。

“阿黎都重新被执导拐回来了,您还看得上我们?”阔别许久,孟章开口就是一句调笑。



20

当年这样的玩笑他们没少开,慕容黎被开了玩笑往往会伙同执明加倍地阴回来。有一年过年,他们四个人两部手机,在电话里热火朝天地怼了大半宿。后来那件事出来,执明慕容黎分了手,他跟仲堃仪虽然两边都没断了联系,可看在眼里难免不是滋味儿。

慕容黎今晚的话一直不多,孟章这句话一出来他的脸色就变了。

仲堃仪何其人精,看这架势就猜到事情可能不对头。他和孟章之前一度以为执明慕容黎能借着这次合作复合。是他自己忘了,慕容黎是什么样的人。

他俩当年分手的事错综复杂,谁对谁错再纠缠早就没了意义。

慕容黎当年既然说了分手,以他的个性,此生就都不会再回头。

他们早该知道的。


————————

刀糖并驱。

评论(12)
热度(74)

© 大吱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