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吱若鱼

激情沙雕,在线暴躁。

【执离】721周年庆贺文——当我们在一起许多年


那是我心里历经风雨后最终归于平静的执离,那是我心里无论何时相依携手共度此生的执离。
前世今生,只是想陪着你。

#戬杰721周年快乐#
——————————————————————

执离三十题系列——当我们在一起许多年

1.【笑卧美人膝 】

他枕在他的腿上昏昏欲睡,面前随意摊着的奏折快要滑落地面。
向煦台的羽琼花开得正好,纷纷扬扬落了他们满肩。

2.【画眉深浅入时无】

清晨初起。
他兴致勃勃:“本王帮阿离画眉好吗!”
他淡淡开口:“王上不是说,当年连跟着太傅学丹青都学不好吗?”

3.【你是令我沉溺的海】

大约是少年时沾染的血腥气太重,后来他总是做噩梦。
半夜惊醒,习惯性小声唤身旁的人:“执明……”
“唉!”他翻身抱住他,替他擦掉额角的虚汗,温柔地应。

4.【相拥而眠】

他贴着他:“本王抱着阿离,阿离就不会做噩梦了。”
他任由他四肢并用地缠在自己身上,笑得无奈又庆幸。

5.【我为你梳头,你为我剃须】

他捏着红木发梳替他梳头,惊讶地拈起一根他的白发。
他说:“阿离,好多年过去了。”
他起身去拿给他净面的水盆:“所以王上如今连胡子都不肯好好刮,算是为老不尊了。”

6.【伸出手,就能握到你】

他们一起去上朝。
他向他伸出手:“走吧,我的王后大人①。”

7.【灯下共读】

夜深,他照例替他批奏折。
他帮他护住跳动的灯芯,嘴里嘟嘟囔囔地埋怨奏折又来争宠。
他抬头看看他,轻笑着摇摇头。

君永远是君,那也很好了。

8.【披衣而坐】

夜里凉意重了些,他给他披上衣服,正红色,衬得他愈发好看。
他坐在他边上,撑着头看他。

“阿离怎么看,都像是一幅画。”

9.【你所赠的皆是好的】

凡是关于他的,他向来都是不放心交于别人做的。
这次他亲自给他收拾屋子,居然翻出来一个从未见过的箱子。
打开之后发现,里面尽是他当年搜罗来送给他的物件。
还有一整摞画。画上的他穿着各式华丽的衣服,或眉眼低垂,或低头浅笑,偶还有两张睁圆了双目惊讶或发怒的。画技不算上乘,神韵却像了个十足。
都是他当年的涂鸦之作,想不到他竟都收着。

他一进来就看到铺了一地的画和中间那个看着画傻笑的人。
“想不到阿离……如此看重这些。”
“你所赠的,皆是好的。”

10. 【双额相贴】

共枕时,他极爱在他睡着后贴着他的额头,然后吻一吻他的眼睛。
不带任何情欲色彩的,感受他的存在。

11.【故人】

他随他回瑶光祭奠祖先。

很多年前,他曾在这座破败荒凉的城楼下向他的父王和那位替他殉国的少年发誓,此生定不负他。
一别经年,瑶光旧都已在他的授意下翻修一新,几与当年无异。

他看着他落寞的眼神,心疼得厉害。开口想唤他的名字,却连一句安慰的话都没办法说出口。踌躇了半天只能握紧他的手。
他低头看看自己被握着的手,“这座宫殿即使翻修得再像从前,那些故人,都回不来了。”
“不过——”他话锋一转,嘴角扬起释怀的微笑,“现在身边的人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12.【顺着手一路嗅着他身上的香气最后亲吻他的脸颊】

拉灯。

13.【手边的热茶】

他的酒戒了有一段时间。年岁渐长,不再有少年时肆意挥霍的资本。如此倒也少拿着酒去闹他了。
他近来身子也不大好,到底是少年时四处奔波伤了身体。他便哄着他早些去歇息,自己处理这些平时根本不爱搭理的奏折。

案边是一壶热茶,入了合欢皮。
他的梦魇反反复复总也治不好,他便寻了个偏方。有没有用不知道,总归还是陪着他喝起了茶。
案边常摆着一壶,他煮茶的样子安安静静的,烟气缭绕里通身的谪仙气派,一如当年。

14.【我怎么会不信你】

即使到了如今,仍旧有不少人弹劾他。
说他是妖佞,说他手段阴险,说他惑乱天下。

他捡起又一本被他砸出来的奏折,淡然开口:“王上这么生气做什么?”
“他们这样说你,我自然生气!”其实不是第一次了,可每每看到这样的言论,他总还是忍不住发怒。

“可是王上知道的,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那又怎么样?阿离就是阿离,永远是本王的阿离。”他回答得理所当然,不讲道理的模样和二十岁那年在宫里闹着要撞死给群臣看时别无二致。

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可是那又怎么样?
我还是相信你,
还是心疼你,
还是爱你。
是你就好了啊。

15.【吵架期间,依旧静坐对食】

他们很少吵架,但偶尔也有闹别扭的时候。
可该吃饭的时候还是要吃饭。
他偷偷瞄一眼对面坐着安静吃饭的人,还是没忍住给他夹了一筷子菜。

“王上不生气了?”
“谁、谁说本王生气了!本王从来就没生过气!”

16.【相隔两地,却梦见彼此】

他偶尔会替他去分治的郡国看看。

这时候从王城里送来的信总是一封接着一封。

“阿离,本王昨晚又梦见你了。本王想着,这是阿离在告诉本王你快回来了,对不对?”

他摸摸信纸上他的字,笑了。

好巧呀,我也梦到你了。

17.【我们要个孩子吧】

他嗷呜一声抱住他,埋在他身上闷闷出声:“阿离,我们要个孩子吧。”
他拍拍他的脑袋,对他奇奇怪怪的举动习以为常:“好啊,那就由王上来生吧。”

18.【有一盏灯光为我亮起】

他处理完正事回了寝殿,尽量放轻脚步不去吵到他。
案头的蜡烛未灭,是他特意给他留的。

他看着暖黄的烛光下他的睡脸,心柔柔地化成了一团。
睡吧,我的爱人。

19.【只有你拥有全部的我】

他见过他的许多样子。
他不开心了会使小性子,高兴了会露出浅浅的微笑,吃到不喜欢的东西会瘪瘪嘴,思考时会下意识地皱眉,被梦魇惊醒时会惊慌,刚睡醒时会发一小会儿的呆,眼睛因为敏光有时会止不住地眨眼……
他的阿离,也会悲伤,也会愤怒,也是个鲜活的人。
这些他都知道。
因为他拥有的,是全部的他。

20.【你是我前进的方向和后退的归宿】

传说的开头,开始于他的一句“这天下,本王争了。”
故事的结尾,结束在他的一句“执明,带我回家罢。”

21.【无法阻止的分离】

他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一开始只是梦魇,后来逐渐恶化,怎么养也养不好。
他自己却看得开,不让他责令宫里的太医。

“不过都是前半生的业报,是阿离该受的。”
“胡说。”

他少见地冷了几分脸色,突然感到一丝无力。
有些东西,是他拼了命也无法阻止的。

譬如当年阿离自己选择的离开。
譬如未来不知何时但终将到来的分离。

22.【病榻边的一碗粥】

他亲自学着熬粥给他喝,被柴火熏得灰头土脸。临了捧着一碗勉强能看的眼巴巴来献宝。

他一口一口喝得认真。

“王上待我,总是这般好。”
“所以,阿离要快点好起来。”

23.【我的眼泪只给你看】

睡前他照例亲亲他的眼睛,谁曾想这次他却还未睡着。
他睁开眼,红了眼眶,张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

他轻轻摩挲着他的脸,低低地开口:“阿离,别怕。”

24.【驼背的老头子】

他在他床前抱怨今日早朝那帮烦人的大臣又叨叨个不停。
他笑得无奈:“王上总是这般孩子心性,到了七八十岁可怎么办呢?”
他故意伸着脖子躬起背,做出一副奇怪的模样:“那就变成驼背的老头子呀。”
“本王不管,就算是变成老头子,阿离也不准扔下本王。”

25.【再来看一遍少年时的情书吧】

他的精神越来越不好了。
他把曾经给他写的信都搬了出来,一张张给他念。
他大多只在阿离身在远方时给他写信,又不爱写什么浪漫的词句,几乎张张都是撒皮打滚地求阿离早些回来。无赖得连他自己如今念来都忍俊不禁。

“阿离这么多年,是怎么忍本王的?”
“那王上这么多年,又是怎么忍阿离的?”
“阿离哪里都好,本王怎么会需要忍呢?”
“所以,王上在我这里,也是哪里都好的。”

26.【不看昙花看着你】

他病着,白日昏睡,夜晚偶有清明。
他搜罗了一堆奇珍异宝来哄他吃药,颇有年轻时昏庸挥霍的姿态。
一堆宝贝里有盆昙花,他巴巴地搬来说要和他一起在夜里守着花开。

“王上不看花看着我做什么?”
“阿离好看呀。”

27.【今朝有你今朝醉】

他缠绵病榻多时。这一日气色却突然好起来。
他心里发慌,抱着酒坐在他床边喝得醉醺醺的。

他半躺在床上看着他,半晌开口问:“若往后,无人再帮王上批奏折了,王上怎么办?”
他慌忙起身去捂他的嘴:“不准不准!若阿离不帮我看,我就把那些乱七八糟讨人嫌的东西统统画满王八然后撕了!”
他朝他笑,轻轻抱住他:“王上又说醉话了。”
他紧紧搂住他,带着哭腔乞求:“阿离,阿离……别留下我一个人。”

28.【不说再见 】

那一天,天气很好。

他看着他,笑得轻松且温柔:“王上。来世我们不要再见了。”
他拉着他的手,在自己耳边轻轻摩挲,难得地安静沉稳:“是啊,一辈子就够了。”

钧天历345年,共主齐君慕容黎薨,年三十四。

29.【生同衾,死同穴】

你离开我很多年了。
现在,
我来了。

钧天历354年,共主执明帝崩,年四十五。与齐君慕容黎合葬。

那是钧天历史上最为传奇的一对帝后。
他们在世的时间并不算长,但却携手并肩,共同在历史的长河中走过了数百年。

30.【对不起,我还是想陪在你身边,一年又一年】

“你今天穿得像结婚一样,要去干嘛?”
梳着中分头的小少年捂着嘴笑得狡黠:“结婚啊~新娘在换衣服!新娘……新娘是朱戬,当然不好看了!”

远处穿着西装的男人听到这句话顿了顿,然后快步向欠教育的小朋友走去。

对不起,违背了约定,因为还是想要遇到你。

一辈子不够的,
我还是想要陪在你身边,
一年又一年,一年又一年。







注①:私设执明称帝,慕容为齐君。此为执明戏称叫法。
注②:原著设定初始时间:钧天历329年,瑶光灭国。阿离十八岁,执明二十岁。

评论(12)
热度(206)

© 大吱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