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吱若鱼

激情沙雕,在线暴躁。

我说,到底是谁把他当戏子。

讲个笑话,慕容离在遖宿得到了尊重,而在天权没有。

如果你觉得被群臣侮辱当众往脸上泼酒,被讽刺为伶人乐师强迫他演奏,被克扣衣食没有炭火没有冬衣没有饭食,被再三怀疑步步为营一句话都不能说错一秒钟都不能放松,被举国上下骂作戏子亡国奴却连帮他辩解的人都没有,明明站在朝堂上却必须远离群臣,明明功劳最大却永远得不到信任,明明对方知道自己更想待在故国却被打着为你好的旗号想强行带走,这样的事情是尊重的话,那我衷心祝愿您有朝一日也能得到这种尊重。
尝一尝这是怎样一种好滋味。

起码当初他在天权,天权王把他捧在手心里,天权的郡候万事顺着他,哪怕是他出访回来,天权的小太监都会一路跑进王上的书房高喊兰台令大人回来了。
起码当初他在天权,不开心了能甩脸子,不想笑就不笑,没事儿还能跟王上发发小脾气。没有人需要他算计,没有人会让他活得那么累。
起码当初他在天权,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兰台令,住在仅次于王寝的向煦台,天权王会为他亲手磨血玉簪子,会为他搬来整座宫殿的羽琼花,会毫不犹豫地把共主玉印和自己的王印送给他。
起码当初他在天权,天权王知道他有可能是细作的时候,第一反应是:若是让本王知道有谁对阿离不好,一定统统斩了!阿离是谁都好,只要阿离开心,怎样都好。

起码当初天权王不会拿别人千里给他寄的信逗他玩,
起码天权王不会隔三差五地怀疑他,
起码天权王不会动不动朝他发脾气,
起码天权王不会罔顾他的意愿想让他远离故国把他强行留在自己身边,
起码在听到别人说他是戏子的时候天权王第一反应不是气愤别人编排自己而是反驳“阿离才不是戏子”,
起码当初听他吹箫的时候天权王关心的是“阿离的萧音里尽是悲伤,阿离是不是有什么伤心事儿啊,能否说与本王知晓”,而不是只盯着他的脸。
起码天权王真心实意尊他敬他爱他护他满心满意都是他。

当然最重要的是,当初他拿天权的钱养了别国百万士兵半年,天权王眼睛都不带眨的。
而现在你,连一顿饭都给不了他。

到底是谁把他当戏子,谁又是真正尊重他。
高下立判没得比,更没必要比。
但是有些东西不怼回去实在膈应人,mdzz。

评论(56)
热度(220)

© 大吱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