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吱若鱼

激情沙雕,在线暴躁。

【暮黎】当红离白黎黑明小明撞在一起番外1—鸳鸯佩

大家还在因为昨天的小明红离在天上飞吗???????
要不然……我们看个私设如山的黑明白黎冷静一下?[允悲][允悲][允悲]
当红离白黎黑明小明撞在一起的番外一,下篇是执离!!我们不开车!我们只拍情景剧!!

(正篇是情景剧,番外不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当红离白黎黑明小明撞在一起 ------------------------------------------------


私设黑明大名执暮。执暮就是黑明!自己脑补葛格的脸!不是另外一个人!与明相对,与黎成双。
预警:
番外大背景纯属瞎扯淡!
跟正文关系不大!
画风写着写着就跑偏了!

-----------------------------------------------

番外1    鸳鸯佩(暮黎篇)


一.

慕容黎到达天权王城脚下的时候,远方的瑶光城池即将被攻破。
身后的侍从一脸凝重地上前通报:“瑶光慕容国主求见天权王。”
慕容黎坐在马车里眼睛都没抬,低头默默把玩手上的玉箫,心里觉得好笑。箫不是他的,身上的衣服不是他的,甚至连通报的身份都不是他的。但是这座王城里的人,是他想见的,即使现在时机不对,即使现在他顶着慕容离的身份。

慕容离坐镇即将失守的瑶光,却把他这个真正的瑶光大将军打扮成瑶光王送来天权求援。他不是不知道自己这个弟弟存了什么心思。他答应慕容离不论要付出什么代价都会带着援军回去,而慕容离只要他活下去。

其实他拿不准那个人会不会帮自己。瑶光是个小国,没有属地可割。瑶光盛产金矿,可天权王向来不把这些东西放在眼里。帮助瑶光,深究起来对天权并无甚拿得出手的好处。
他能赌的,不过是很久之前,一段对于对方来说可能早已忘却的回忆而已。


二.

天权王的人好像早就知道他们会来,引着瑶光的车队走了偏门,不曾声张什么。不知是有意折辱,还是特意给一个即将亡国的君王留了颜面。

那个人,还是一样的混蛋。慕容黎心想。


三.

那人见到他的时候,表情没有什么变化。淡淡的一眼,眉目间残留着小时候的影子。
慕容黎没有心情去管自己是否有失落的情绪,简明地阐述了来意。瑶光等不起了,他没理由在这个时候儿女情长。
身着玄色帝王服的人没有说话,低头沉默地翻看手上的奏折,浑似全然没听见慕容黎的话。
慕容黎藏在宽大袖摆下的手死死捏住燕支剑,华丽的房间里安静得能听到两个人的呼吸。

执暮批完手上的一本折子,也不曾看他,轻笑了一声,有些玩味地开口:“本王素来听闻,慕容国主的箫声是均天谁都比不得的一绝,不知本王今日,可有幸听上一曲?”

慕容黎心下一惊。吹箫?他慕容黎骑马射箭哪样输过自己胞弟,偏偏这音律碰不得。从小他一看见阿离吹箫就烦,躲都是躲不及的。想来执暮当年便当着他的面夸过阿离的箫音,如今这般,究竟是对幼年的慕容离念念不忘了。
更何况他如今是顶着瑶光王的身份,执暮这般戏谑,何其屈辱。

慕容黎心下恼火,却不得不放缓语气:“天权王谬赞了。可事关吾国存亡吾兄生死,本王此时怕是没有玩乐的兴致。”

执暮收起笑容:“慕容国主说的是。”又拿起另一本奏折,“可天权若是出兵,必然不会是个小数目。与本王而言,未免不太值当。”

“执暮国主想要什么,直说便是了。”

“本王记得您那位兄长。”执暮等的便是他这句话,正了正神色,“若是天权瑶光能结秦晋之好,那本王出兵助瑶光度过此难,便算是分内的事了。”
慕容黎一瞬间有些回不过神。他这是.......在向自己自己求亲?小时候的戏言,他未曾忘记?

“他....他是我瑶光王室,若是下嫁天权王......也……也……”慕容黎结结巴巴地开口,隐隐红了耳朵。

谁想执暮竟摆摆手,笑道:“不,慕容国主弄错了。”执暮站起身,向慕容黎走去,“慕容国主想必还记得,本王有个弟弟。如此算来,他二人的身份也算登对。”

他弟弟...执明?!他竟想将自己许给执明?!

“你!”慕容黎一时间竟恼怒地说不出旁的话来,半晌才生硬地开口:“吾兄性子顽劣,怕是不会允的。”

“既然如此,本王也不好强人所难。”执暮却是一副早就料到的表情,突然凑近慕容黎,在他耳边开口,“那,慕容国主觉得本王如何?”


四.

天权王突然宣布大婚,日子定在了最近的黄道吉日。娶的是瑶光那位闻名钧天出尘艳艳的慕容国主。
时间虽紧,大婚的一应物件却是准备得极快。

民间风传天权王和瑶光王幼年相遇时便已互生情愫,天权王十数年心心念念只此一人,连贺礼都早早准备下了,只等人慕容国主点头。如今瑶光有难,天权王自然无法坐视不理,倾力相助。瑶光王心里本也放不下天权王,这一来二去,便成就了一桩好姻缘。

执暮听完侍卫的禀告,满意地点点头,转过头问:“慕容国主觉得,这个故事如何?”

慕容黎心里恨不得撕碎面前这个微笑着的混蛋,却尽力模仿着慕容离的表情,冷冷淡淡地开口:“天权王喜欢便好。”
执暮伸手揽住慕容黎的肩膀,放低声音道:“婚期仓促,可也算是委屈了阿离?”
慕容黎僵住了身体,极力忍住才未曾躲开:“任凭天权王做主。”

天权的军队已经出发了,他既要护瑶光,便得护到底。


五.

慕容黎看着执暮寝宫里铺天盖地的红色和极尽奢华的红烛喜被,怒极反笑。
时间毕竟仓促,执暮的意思是,婚期可以快,但立后大典尚需好好筹备。
今天不过是所谓的洞房花烛夜罢了。

执暮知道慕容离不喜热闹,礼成便准他回了寝宫。天权的王宫向来是没规矩惯了的,也无人敢对这位喜怒无常的国主有什么异议。

慕容黎不是没有想过有一天能与执暮携手走进喜房。但他没想到,等这一天真的到来时,他丝毫都感受不到喜悦。
民间的传言里,天权王心心念念的人是慕容国主。执暮真正想要的人,是自己的弟弟。而他,是冒名顶替的慕容离。


六.

执暮走进房间,看到慕容黎安安静静地坐在喜床上。心情很好地露出笑容,又起了逗弄他的心思。

慕容黎不看他,执暮径直走过去,坐在了他身边,一改几日来深不可测的态度,温声道:“你终于,是我的了。”声音带着蛊惑人心的磁性,“阿离,你知道吗,我一直都记得你。”

慕容黎仍旧低着头,不发一言。

“那年均天王宫初遇,你穿着一袭红衣站在花树下吹着箫。本王当时心想,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好看得像一幅画。”执暮看着慕容黎,故意忽视他捏紧被子的手和气得轻微颤抖的肩膀,眼神里漾着化不开的宠溺,继续说道:“从那个时候起,本王就立誓,总有一天,你会属于我,完完全全地属于我。”

执暮说着,拿出一对血玉雕刻的鸳鸯佩。玉是天下难得一见的好玉,只是做工虽足够精细,却算不上顶级。

“这是本王.....亲手刻的。从本王决意要和你共度此生的时候,就想要做这样一个物件赠予你。”执暮拉过慕容黎的手,把其中一半放在他手里,“只是寻一块这样配得上你的玉石便费了许多年。我原是想亲手刻了送给你,结果还是废了这样一块好玉。”
慕容黎终于抬起头看他,执暮笑得温柔:“我的阿离,你不会嫌弃我吧?”

慕容黎盯着那块鸳鸯佩出神,忽然站起身,用力把玉佩摔了出去。
“嫌弃?我凭什么嫌弃?!天权的军队已经到瑶光了吧,你的阿离还在瑶光呢!本将军不伺候了!!!”

没有慕容黎预想中的怒火,甚至连惊讶都没有。执暮好整以暇地看着慕容黎把一腔怒火喊出来,然后慢慢地走过去蹲下身捡起玉佩,叹了口气:“看吧,过了这么多年,还是跟小时候一样。”
“一生气就喜欢摔东西。”


七.

慕容黎一瞬间僵住:“你.......”

执暮拉着慕容黎坐回床上,握住他的手。“傻瓜,你就不觉得,我们的婚礼上执明没有出现很奇怪吗?”
“瑶光有难,我急,执明更急。大约你刚进天权的地界,执明就已经领着玄武军到瑶光王城了。心心念念着你弟弟的人是他,站在花树下一袭红衣惊艳了他一生的人也是他。我心里有的,一直都是当年那个穿着白衣清清秀秀,却总是一脸凶相,张牙舞爪的小孩儿啊。”执暮轻轻吻吻慕容黎写满震惊的双眼:“早就认出来是你了,我的小傻瓜。”

慕容黎也不知道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感动一下,半晌憋出来一句:“你才张牙舞爪!”


八.

很久之后,当慕容黎看到民间的话本子上一开始传的便是天权王和瑶光大将军时,才反应过来自己可能是被卖了。

“天权军走得再隐蔽,毕竟也那么多人。就算我不知道,阿离也没有理由不知道。”
“你那么早就把执明派出去,阿离那么急着把我送出来。”
“你明明早就认出来是我,还假装以为我是阿离,哄我成亲?!”
“说,你和阿离是不是瞒着我和执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

执暮没有回答,翻个身抱住慕容黎继续睡。
不哄你,你怎么会乖乖送上门?

不过现在美人在怀,
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评论(26)
热度(229)

© 大吱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