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吱若鱼

激情沙雕,在线暴躁。

【执黎】《呓隅》之乌头马角(当黑明遇上白黎)

随手开脑洞,当黑明遇上白黎。
片段式,可能会继续写?
走的第一季设定,勿深究。
————————————————————
那个一身红衣,叫他爱极生痛的人,终究是离他而去了。
他抱着他的骨灰回了瑶光王城。破败的城楼泛出灰败的色彩,死气沉沉地趴着,仿佛在遥望城外浮玉山的一片焦土。
他最后的遗愿,是希望他带他回家。但是执明不知道,这样的瑶光,如何还算得上是家。

瑶光王城内早已荒废多年。当初绚烂的纯白花朵如今已被疯长的野草吞噬殆尽。他记得阿离提过,幼时曾和青梅竹马的玩伴偷了父王的百英玉露,埋在了花园御道左侧的第二棵树下。他那时只当那人诓他,那样个谪仙,怎么会做他这样的人才干得出来的事呢。
随手找了两片断瓦作工具,竟真挖出了两瓶瓷白的小酒坛。执明哑然,他的阿离幼时,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呢……
打开酒坛,馥郁的花香在空气中缱绻着溢散开来。经年累月积攒下来的醇厚香气似乎冲淡了整个瑶光挥之不去的血腥味。
执明仰头灌下一口酒,盯着身侧的骨灰坛出神,半晌无话,有些恍惚。
他记得很多年前,即使阿离不怎么理睬他,他也可以在他身边一个人毫无顾忌地说上一个下午。
有很多东西,慢慢地就变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从他不得不被迫接受失去开始?
还是从他决定争这天下开始?
还是从他不再那么相信他开始……

“喂,醒醒!”
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响起来,执明迷茫地睁开眼,原来不知什么时候睡过去了吗……
入眼却是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孔,带着未脱的稚气。他错愕地盯着眼前的白衣少年,一时竟无法开口。

那少年却被盯得不乐意了,双目一睁,凶巴巴地开口:“说!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评论(10)
热度(127)

© 大吱若鱼 | Powered by LOFTER